2020年12月亚太SAT考试真题

本次考试真题和解析已出,请戳这里查看领取:2020年12月亚太「SAT真题和答案解析」新鲜出炉,免费下载领取!

据College Board统计,自八月以来,超过一百万的学生参加了SAT考试。可见,尽管在疫情下,SAT考试依然在多地成功举办,相当一部分同学是在有SAT成绩的情况下进行申请的。CB官方表示,仅12月就有三十八万多考生注册了SAT考试,虽然最后有十二万多的考生因疫情原因被取消了考试机会,但是依然有将近26万考生得以参加考试。

在原本准备举办SAT考试的考场中,三分之二的考场依然向SAT考试开放,亚洲地区的绝大多数考场也成功举办了考试,尽管在一定程度上缩减了考生的承载量。我们有理由对未来SAT的复苏抱有信心。最近,日本,新加坡等国家都陆续放宽了入境政策,12月就有一部分中国大陆的考生成功地到新加坡参加了考试。中国澳门也早已开关,相信周边的考场都会陆续恢复,同学们需要抓住寒假备考的黄金机会,尽量为自己争取一个理想的SAT成绩。

本次12月亚太考使用了今年8月多套实验卷中的一套(澳大利亚、新西兰考场例外,重复使用了2018年12月北美卷)。

这是一套新卷,考后同学们反映阅读偏易、数学难度适中,语法偏难。TD SAT教研组独家整理超详细考情回顾如下:

2020年12月亚太SAT考试-阅读

Passage 1 小说

节选自当代印度女作家安妮塔·德赛(Anita Desai)的中篇小说《被翻译的翻译》(Translator Translated)。


同学们看到Anita Desai这个名字,是不是觉得有点眼熟?这已经是她的小说第三次被考到。19年10月亚太卷考的是她的”The Artist’s life”,16年11月北美卷考了她的“Clear Light of Day”

我跟朋友Tara分手后坐公交车回家,路上一直在想:让我不高兴的不是看到Tara被一个强壮的小伙子吸引,而是Tara刚才完全没有想到问一下我,我是不是会印度奥利萨邦语(Oriya)。如果她问一下,我就有机会说一番我和这种语言的紧密联系了。我在女子学院教英语,却坚持学奥利萨邦语。她如果问一下,我就可以说出来这些事,就可以放下心里的负担了。但她就是没问。

下了公交车爬楼梯的时候,我又觉得心里负担好像可以放下了。回到屋里,我拿出那本已经散架的奥里萨邦语平装书(作家Suvarna Devi写的),开始翻译。然后我感到我是唯一有能力懂得作者想表达什么的人。书中描述的世界并不是我曾经生活的世界,却是我母亲曾经生活的世界。书中描述的印度老家的花草虫鱼、田地老牛等环境,我已经不记得了,因为那时候我还是小孩。但是在潜意识中,我还是可以理解作者。

我进入状态了,我觉得我在把Suvarna Devi这位作家书中的文字从奥利萨邦语翻译成英语时的感觉,和她当初自己写这本书时的感觉,应该没什么不同。翻译活动使我与她成为姐妹,成为一体,成为共同的作者。我翻译时确实也有些地方不知道该用哪个词,有些奥利萨邦语能表达出来的,英语无法表达出来。我仔细斟酌怎样使用形容词来弥补有些必然翻不出来的意思(what was lost in the translation)。我沉浸在翻译中,大笑、用手拍额头回忆印度老家的各种事。就这样一直到发现外面已经天黑,我才停下。这时我才发现房东一直在把电视音量开到最大看肥皂剧,刚才我沉醉于翻译,根本不知道。

文章叙述使用了第一人称,没有出现复杂的人物关系,“做一件事做入迷了没发现屋里电视一直都开着”的情境比较贴近生活,易于被普通考生理解。整体难度较低。

Passage 2 行为科学

节选自以色列裔美国天体物理学家Mario Livio 写的一本讲人类的好奇心的科普著作《人类为什么会有好奇心》(Why?:What Makes Us Curious)。节选部分是关于儿童行为和好奇心的研究。

研究表明,儿童的好奇心通常和试图发现支配其所处环境的各种因果关系有关。换句话说,儿童通常会想用“一步导致下一步再导致下一步”的模式来解释周围的所有事情。如果这一推断是正确的,就可以接着推出这样一个清晰而有趣的预测性推论:当儿童发现周围环境与自己预测不同时,他们的好奇心就尤其会被激起来。可以通过做实验来检验这个预测性推论是否正确。

几位科学家就想到来做一个实验:让很多儿童仔细看9个不对称的泡沫几何体,告诉每个儿童把这9个泡沫几何体往一根杆子上放,要求他们把泡沫方块在杆子上平衡住。科学家们发现,有些儿童在放的时候是用泡沫几何体的几何中心往杆子上去对(这说明这一部分儿童认为用几何中心去对就可以摆平衡);有些儿童在放的时候是用泡沫几何体的重一点的那部分(即儿童觉得应该是几何体重心所在的部分)往杆子上去对(这说明这一部分儿童认为用重心去对就可以摆平衡);还有些儿童好像没有什么方法,就是胡乱把几何体往杆子上试着摆。科学家们登记好每位儿童属于哪一类儿童,然后在儿童没有完成把几何体摆上杆子摆平衡的任务时,就不让他摆了。实验的第一阶段就结束了。

在实验的第一阶段,科学家们根据儿童本能的摆法把儿童分成了三类。第一类儿童可以叫“认为用几何中心去对着摆就能摆稳”组,平均年龄是6岁10个月;第二类儿童可以叫“认为用重心去对着摆就能摆稳”组,平均年龄7岁5个月;第三类儿童可以叫“啥都不知道就知道乱摆”组,平均年龄5岁2个月。

接着进行实验的第二阶段,科学家把刚才那9个泡沫几何体平稳地摆在杆子上摆平衡了,然后分别给三类儿童看。如果是第一类儿童看到泡沫几何体是以几何中心对着杆子摆稳的,他们就没什么反应,会直接去玩其他玩具;看到泡沫几何体是以重心部分对着杆子摆稳的,就会感到好奇,会上前去想继续研究一下这个几何体。第二类儿童看到泡沫几何体是以重心部分对着杆子摆稳的,就没什么反应,会直接去玩其他玩具;看到泡沫几何体是以几何中心对着杆子摆稳的,就会感到好奇,会上前去想继续研究一下这个几何体。

这就说明,儿童的好奇心确实会因为实际情况和自己心中预期不同而被激起来。还进行了其他相关的实验。

文章带两个表格。文章的实验设计和实验过程叙述得不是很清楚,尤其是第一个实验第一个阶段,很多同学表示没有看懂,都反映这一篇文章是这张卷子最难的文章

Passage 3 自然科学

关于研究猪笼草(pitcher plant)怎样捕捉昆虫的实验。

虫子一不小心掉进猪笼草的圈套里,就再也爬不出来了。猪笼草的圈套里有一汪水,四周的墙壁很滑,虫子只能在圈套里面活活地被猪笼草消化掉。加利福尼亚猪笼草(学名Darlingtonia californica)的叶片卷得很厉害,看起来就像一个眼镜蛇的头,所以别名“眼镜蛇百合”。其他品种的猪笼草都是圈套朝天,接雨水放在圈套里害虫子。这种猪笼草是从自己的根部吸水放在圈套里害虫子。不过这种猪笼草也是用圈套里的多种细菌来消化虫子,这一点和其他猪笼草是一样的。

早在100年前,科学家们就发现,猪笼草的圈套里的水的表面张力比普通水面要低。在普通的水面,有些虫子本来是可以利用水面的张力,身体不沾水地在水面像会轻功一样走路的。在猪笼草圈套里的水面上,它们就会掉到水面下去。但科学家们一直搞不清楚原因。直到2007年,法国科学家Gaume和Forterre经过研究发现,猪笼草圈套里的水具有“粘弹性”(viscoelastic properties),可以粘住虫子。

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一个研究生Armitage觉得这种“粘弹性”可能是细菌导致的。于是就开始做实验。第一组,试管中先放无菌水,再添加猪笼草圈套里的那些细菌;第二组,试管中放天然的猪笼草圈套里的水;第三组,放普通的水。然后把蚂蚁放到这三根试管中去。

结果只有第三组的蚂蚁可以呆在水面上,不掉到水面下去。Armitage还做了逐步降低水中的那些细菌的浓度的实验,发现浓度越低,蚂蚁就越不会掉到水面下去。这就说明确实是那些细菌导致的水面张力降低。法国 Gaume基本赞同Armitage的结论,并说猪笼草圈套里的细菌有几百种,下一步还要通过实验到底是哪几种在起作用。Armitage自己又指出,还有另外一种可能的解释(alternatively):水面张力降低,也并不一定是圈套中液体为了让虫子跑不掉而本来就那样的,而只是液体消化虫子后,虫子体内含有脂肪的组织溶解在液体中,改变了液体的充分,自然地导致圈套内液体的表面张力降低了。

文章带两个图表,理论假说比较好理解,实验过程也简单。难度较低。

Passage 4 伟大文献

1992年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危地马拉土著女性里戈韦塔·门楚·图姆(Rigoberta Menchú Tum)的获奖演说。由于这是一篇1992年的演说,语言没有难度。跟汉密尔顿、麦迪逊、埃德蒙·伯克在1776年、1789年写的文章比起来,相当于“白给”。所以我们在这里不多评述,直接贴上原文网址:
https://www.nobelprize.org/prizes/peace/1992/tum/lecture/

里戈韦塔·门楚·图姆

19年12月亚太卷考的是1950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Ralph Bunche的获奖演说。同学们可以关注其他此类演说。

Passage 5 自然科学(双篇)

讲地球磁场逆转(Earth’s Magnetic Field Reversal)。

一篇文章认为,新一次的地球磁场反转可能已经开始了,可能带来很多严重的危害。

地球过去曾发生过多次磁场反转现象,这是科学家在1905年发现的。在过去两千万年的时间里,地球的磁场每隔大概20万年到30万年就反转一次,最近一次反转发生在大概78万年前。也就是说,地球的磁场早就该又反转一次了。有些数据支持这一看法。过去几十年,有些科学家发现地球深处内核的金属芯(铁芯)正在酝酿进行又一次磁场反转,地球内部就好像在革命一样,南极想要取代北极。还有些科学家认为这一过程实际已经开始了,人类应该开始着手准备了。磁场反转的过程中,地球磁场可能减弱为原来的十分之一,来自太空的有害射线和紫外线将不经阻挡就射向地球表面,这可能会导致在地球部分地区,人类和动植物将无法生存。尽管没有证据表明78万年前的那一次磁场反转给地球带来了特别大的灾难,但问题是那时候地球上没有人,而现在地球上大概有76亿人,我们人类也把地球的生态破坏得很严重了。地球现在这样的状况可能无法抵挡有害射线和紫外线。

除生态方面的灾难外,另一个严重的危险是:磁场减弱后,太空射线可能会严重破坏卫星上的精密元器件,地面的变电站可能会全部烧毁,地球上庞大的电网和互联网可能会崩溃。全球可能断电断网数十年。

另一篇文章同意地球磁场反转会再次发生,但没有这么快,也没有什么可怕的。

磁场反转肯定不是很快就发生,这一点我们可以打赌。就算磁场真的反转了,情况也不会特别坏。磁场反转的过程从开始到完成需要几千年。这一点有好处也有坏处:好处在于我们人类是有比较充足的时间去应对磁场反转;坏处在于缓慢的磁场反转意味中在此过程中地球会失去磁场的保护,人类将承受很多来自太空的有害射线的伤害。

磁场反转其实不会带来什么不得了的后果。后果不过是:磁场反转完成后,指南针显示的北方实际将是南极,显示的南方实际将是加拿大。北美洲和南美洲可能要换个名字才行。有定期长途迁徙习惯的候鸟、三文鱼、海龟等动物可能会迷路,不过它们用一段时间就会搞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回归正常。很多说地球磁场会导致大量动物灭绝的说法是危言耸听的无稽之谈,各项数据并不支持那些说法。

唯一比较严重的后果可能是,地球磁场反转后,磁场确实可能会变弱一些,人类会暴露在更多太空射线中,过一段时间后,患癌症的几率会有所增高;一些精密的太空飞船、地球上的电线,也会受到损害。不过这些危险使我们可以想办法应对的。退一万步说,就算同温层以下的磁场完全消失,地球的大气层仍然很厚,仍然可以起到保护作用。

而且讽刺的是,我们人类现在做的很多跟地球磁场无关的、其他破坏环境和生态的事,正在往空气中排放大量致癌的毒素,所以短期内我们应该关心比磁场反转威胁更大更急迫的其他事。

最后顺带说一句,磁场如果真的变弱,还有一个小小的好处,就是那样的话,在低纬度地区也可以看到美丽的极光现象(Aurora)了。

两篇文章的观点基本是截然相反的,这是考生比较好掌握的一种双篇关系。因此这个双篇难度也不大。

2020年11月亚太SAT考试-语法

12月的亚太卷,语法部分需要通读上下文的篇章理解的题依然非常多,真正的纯语法题变得越来越少了,所以显得有些难度。这是近一年来SAT语法的趋势,提示我们这个考试其实是“Writing and Language Test”。“语法”,只是我们对它的一个习惯称呼而已。


具体涉及的考点都是SAT常考考点,包括词义辨析,定语从句,状语从句,标点符号,代词,句子排序,增减句子,逻辑词,其他的篇章理解题。部分考点回忆如下:

词义辨析:

考到了distanced和excluded的区别,本题略有难度,可能会让部分同学产生纠结。其中,distance取动词含义,表示“拉开距离;与…疏远”(to become, or to make sb/sth become, less involved or connected with sb/sth)。exclude 是“把……排除在外”,本题应该选表示“拉开距离”的意思。

还有一道词义辨析题考的是prevailing / ongoing / existing / surviving的区别。上下文说的是主人公想要去improve一种combustion engine的设计,从而使得这些新的engines能够more efficient than“现有的”engine。划线部分就是engine前面的形容词,根据句意,这里应该是填“现有的”,所以答案应该选C。prevailing是“流行的”,ongoing是“持续的”,surviving“依然存活的”。

everyday 和 every day的区别也被本次语法考试考到。题目中应该要填一个形容词,所以只能选everyday。注意,every day是名词“每一天”。

句子连接:

有一道题要我们在以下这四个选项中作出区分(no change / stars: whose / stars; stars whose / stars;)。本题应当可以排除B,因为whose引导的应当是一个从句,而冒号不能用于引导从句。

代词:

考试时我们需要识别代词什么时候会出现指代不清。一般来说如果选项由单个的词组成,有的选项只有一个代词,有的选项把代词可能指代的名词说了出来,那么答案应该是名词的选项而非代词的选项,比如这道题:distances / stars / they中应当不选they。

状语从句:

本次考试第一篇文章就考到了while引导的状语从句放在前面,主句放在后面,中间用什么符号的问题。给出的句子的结构是While SVO. SVO. 给出的选项有(no change / flow,they / flow and they / flow;they),其中flow是while从句的最后一个词,they是主句的第一个词。答案应该是B。句号和分号以及连词都不能连接状语从句和主句。

2020年12月亚太SAT考试-数学

本次考试大部分题目都是常规出题点,不是非常的困难。但这次考试当中有一个小小的对于三角函数知识点的考察可能会是大多数同学出错的地方。我们都知道SAT数学虽然不会对于三角函数的图像进行考察。但单位圆以及三角函数的基本定义还是会考察到的(包括sinx,cosx、tanx的定义,还有2个基本的三角函数公式(sinx)2+(cosx)2=1、 sinx=cos(90o-x))。这次的考试中就考到了第二个公式。这部分内容极易被同学忽略,导致在考场中一头雾水。

另外就是一些基本考察了,比如scatterplot,常见但是易错。这个部分同学们要注意考试会出现2个坑。第一个是当题目给到你line of best fit的解析式,求某x对应的predicted y的时候,只要给出解析式就一定不要读图,一定要代数进去算,否则出现“致命”的误差。另一个就是给出scatterplot要同学去求scatterplot的时候,一定要注意看横纵坐标的起点是否都为0,最好的办法就是找两个距离较远的点带进去算避免出错。

总之本次考试数学部分难易适中,但会有少量的容易在复习中容易被忽略的知识点。

2020年12月亚太SAT考试-写作

本次SAT考试作文题目为Police Could Get Your Location Data Without a Warrant. That Has to End,文章主题对警察使用智能设备定位嫌疑犯的问题提出了不同层面的担忧, 强调了定位追踪系统的使用必须在警察有warrant状态下进行,不能滥用。

分论点

此篇文章虽然段落不少,但文章整体叙述脉络比较清晰,即对警察滥用定位系统问题进行了不同角度的弊端分析,只要找到这几个弊端,分论点不难找到。文章的reasoning分论点主要有如下几个:

(1)“suspects often claim that by accessing their cell phone data without probable cause or a warrant, law enforcement is violating their Fourth Amendment right against unreasonable search and seizure.” 即,嫌疑犯觉得使用手机定位系统追踪他们的位置是对第四修正案的侵犯。

(2)“a person could travel to four different states and have widely varying levels of privacy protection for the information collected in each places.” 即,不同州的privacy protection规定不同,如果嫌犯跨越了规定不同的州,通过定位系统对于嫌犯的追踪也会导致追踪的信息不受保护。

(3)“Because of this hodgepodge of regulation, or lack thereof, police often claim authority to access this information without a warrant. The absence of consistent protections for citizens opens up the opportunity for rampant abuse by law enforcement.” 即,在管理混乱的情况下,警察在使用追踪系统的过程中经常会直接忽视warrant, 这样会导致滥用执法权力并且侵害公民权力。

论据

论据方面,除了文章开头部分非常鲜明的statistics之外, 还采用了事实性个人经历的叙述。如“Lisa Marie Roberts of Portland, Oregon, was wrongfully imprisoned for nearly 10 years because of how law enforcement used this data. Her cell phone registered a site near the scene of a murder, and because her attorney wasn’t able to analyze the data or hire an expert, he advised Roberts to plead guilty to receive a reduced sentence.”

通过Lisa Marie Roberts的个人经历来论证执法部分滥用location定位信息导致的冤假错案问题。相对于数据类型信息,个人经历类论据因为采用记叙性风格叙述,更加强调了问题的严重性,会让读者感到更加relatable, 更容易唤起读者的resonance, 即对于警察滥用定位系统的反感。

修辞手法方面,文中鲜明的修辞手法并不多,但是依然可以在intro和conclusion部分找到可以分析的rhetoric devices。比如开头段部分上来就是“THE MORE WE rely on technology, the more detailed a technological footprint we leave behind.”采用了典型的anaphora+parallelism的repetition以及juxtaposition的形式开头,开头部分开门见山利用此手法表明了作者的立场,也让读者明确了technology的两面性。

更多 SAT真题


最新SAT精校版打包真题+答案(更新到2021年5月)

欢迎扫码添加TD客服微信
并发送关键字「SAT真题」领取
持续更新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