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口罩 or 不戴口罩?
去度假 or 不去度假?
停课 or 不停课?
回国 or 不回国?
囤货 or 不囤货?
考试 or 不考试?
信息夹缝中的留学生,有点难

疫情当下,国内采取了强力措施,目前情况逐渐好转;美国八州刚刚宣布进入紧急状态,似有疫情爆发的趋势。在北美的留学生们,仿佛经历了两场肺炎:一场我们远在彼岸,想破了脑袋支援国内;而一场我们近在眼前,却只能无力地看着周围心大的美国朋友到处蹦跶。

几周前我们苦口婆心劝家里人戴口罩,少出门,现在我们苦口婆心劝周围人戴口罩,少出门。

一方面,国内报道天天警示大家重视新冠,国外媒体则宣扬“这只类似普通的流感”;国内爸妈整天问我们戴没戴口罩,国外教授朋友整天问我们为什么戴口罩;国内朋友叮嘱我们不要出门,国外大学一个个midterm/ quiz/ attendence让我们每天冒着生命危险也要出门;

不断上涨的确诊数字让我们觉得危难当头,身边的朋友嘻嘻哈哈宛如日常……被夹在中间的留学生们,面对疫情,纷纷表示:“我裂开了”。

留学生究竟有多不容易呢?让染妹带大家来感受下留学生们“人格分裂”的几大瞬间吧~

戴口罩不戴口罩戴口罩不戴口罩

“天哪,纽约又猛增了十多例!”李白惊得从床上跳了起来。

虽然确诊的地方离自己还有一定距离,但一想到新冠病毒擦肩而过几秒即可传染的例子,为了以防万一……思考几秒后,李白还是从抽屉里拿出从国内带的口罩,戴上准备出门。

可是刚出门几分钟,走在路上的李白就又感受到周围人异样的目光在打量着自己。他忽然又想了前几天留学生带口罩被打的新闻。挣扎了几秒后,李白默默地摘下了口罩,塞进口袋里。

今天的第一节是cs课,是个几百人的大课。李白拿出电脑和iPad准备开始听课记笔记。

台上的教授津津有味讲着电路。李白认真地听着。忽然传来一阵咳嗽声。前一君咳嗽,后一女亦起咳嗽,左右齐咳,俄而百千人咳嗽,百千人擤鼻,一时齐发,众妙必备,咳嗽擤鼻,唾沫横飞,错落有致。一时,李白觉得自己不是在讲堂里,而是在一个巨大的病毒培养皿里,头上戴着病毒的唾液飞来飞去,而自己的肺部正在悄悄纤维化……看了一眼表,距离下课还有半小时。健康比知识更重要,李白又默默掏出了口罩认真戴好。

下午的小组讨论,李白戴着口罩听着歌走进了教室。他刚想和教授问好,教授却一脸惊恐地盯着他,“Jake, 你生病了吗?你感染了flu吗?”

“Umm没有,只是…”

“只有病人需要戴口罩。如果你健康的话,我不希望在我的课堂引起恐慌。“教授斩钉截铁地说道。“好吧…”李白原本想辩解些什么,但为了避免不必要的争纷,他还是再次无言摘下了口罩。

排队买饭时,李白看到一个亚裔妹子也戴着口罩,于是他备受鼓舞的再次戴上了口罩。

公车上,李白听到旁边两个美国人在偷偷讨论他身上有没有病毒,于是他又摘下了口罩。

……

一天就在口罩的摘摘戴戴中过去了,晚上,李白回到家,掏出揉成一团的口罩,不禁觉得自己快要裂开了,甚至一时不知拿它如何是好。

注:使用后的口罩请规范处理嗷~不要学李白随便塞口袋里~

去度假不去度假去度假不去度假

刚开学的时候,马赛克和几个基友约着春假去夏威夷玩。

两周前,看着全国到处爆发的疫情,马赛克和他的朋友们准备春假在宿舍玩。

“儿子们,快要放假了,我们到底走不走啊” 马赛克在群里问到

小A:“去吧。都计划这么久了。”

小B:“但感觉夏威夷一个旅游地,人流量那么大,岂不是很容易感染?”

马赛克: “也是….不过貌似咱们州内疫情更严重吧,要不就当去避难了?”

小B:“别吧。你别到了,玩开心了,过几天把航线给ban了我们集体回不来了”

小A:“我刚问了一下,我们机票不给退啊。还是去吧?”

小B:“你确定要和一堆心大的美国佬在一个封闭的机舱里呆几个小时??岂不是去给新冠白送??”

马赛克:“咱州这情况,感觉留着也好容易被感染。夏威夷目前还没确诊病例吧?”

刚点击完发送,马赛克就收到了新闻提醒:“夏威夷确诊一名新冠病例!”

我的天啊。我们到底去不去啊。马赛克随手把新闻转发到群里:

马赛克:“夏威夷也沦陷了。我裂开了”
小A:“….我也裂开了。”
小B:“我裂开了。”

停课不停课停课不停课

凌晨一点,王后雄写作业写到睁不开眼。

“我真是一丁点都学不进去了!”王后雄哭丧着脸,停下了手中的笔。
“算了就剩一点了写完吧。赶紧睡明早起来上课。”王前雄把笔塞回后雄手里。

可王后雄坚持了五分钟,又扔掉了手中的笔。

“我真的不想学了。我们学校不是有人被送去检测了吗。说不定明天就停课了!”
“别想了,检测还要一周才能出来。再说公立学校哪有那么容易停课。”王前雄把笔塞回后雄手里。

王后雄坚持学习了五分钟,又扔掉了手中的笔。

“我不想写这个了。华大西雅图不已经停课了嘛。而且prof今天不是身体不舒服吗,她说不定会把明早的课取消呢!”
“别想了。课取消due还在。”王前雄把笔塞回后雄手里。

图书馆的小角落里,一个来自中国的男孩把笔扔扔捡捡,像个人格分裂症一样自言自语,哭哭写写。

回国不回国回国不回国

张三感觉2020年过的有点晕。年初的时候他一直在安慰家里人注意身体,千叮咛万嘱咐家里的中老年人戴口罩勤洗手少去人多的地方,少出门。现在,家里人整天安慰他注意身体,千叮咛万嘱咐他戴口罩勤洗手少去人多的地方,少出门。

角色调换。当初, 张三逃离了一个武汉;现在,张三又闯入一个武汉。

不同于在国内,张三总担心美国万一爆发疫情会更难控制。他也想过干脆drop掉这学期买一张机票回国算了。但一想到不仅一个学期的课业要受到影响,暑假实习,研究,工作……接下来的一切都会受到或大或小的影响,张三决定还是暂时留美观望。可再一想到美国冗杂的医疗系统,昂贵的医疗费,万一生病了,死亡和吃土不知哪一个先找上自己,还不如干脆先回国,起码和家里人呆在一起安心。但万一回去了说不定就再也回不来了,不如先在美国保护好自己…..思前想后,张三觉得自己的脑袋都要裂开来了。

每天早上起来看着激增的确诊病例,再看看特朗普完全没当回事。张三努力跟西雅图的朋友分析新冠的可怕,讲述他当时的故事,给他们分析新闻警示,转眼大家又兴致勃勃讨论春假去加州,去纽约,去佛州。

家族群里的长辈们一遍遍叮咛自己注意身体健康,戴口罩,勤洗手……张三觉得自己很错乱,一种深深的分裂感:他既没有办法融入当地的文化,认同美国的观念,又没有办法安心做自己,安心地坚持自己地信念。

囤货不囤货囤货不囤货

”妮子记得囤货哦。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家族群里,妈妈每天起码要叮嘱王佳妮十遍要囤货,要囤货,要囤货。顺便转发一堆超市被抢光的视频。

被催到无可奈何了,王佳妮懒洋洋地从床上爬起来,准备叫uber。等到了target,王佳妮看着满满当当的货架,感觉自己被欺骗了感情。

不囤吧,来都来了。虽然现在州内确诊病例只有一例,但万一到时候疫情忽然爆发可能就抢不到了。

囤吧,万一疫情不爆发,自己到时候又用不完;不囤吧,万一到时疫情爆发,确诊人数上涨,物价上涨岂不是亏了。

囤吧,万一自己提前把他们都吃完了,或者蔬菜水果在疫情来之前坏掉了,疫情真的爆发了怎么办;不囤吧,万一到时疫情爆发了,抢不到货怎么办。

……

一个小时后,无法统一想法的王佳妮决定先囤点零食回去看看剧。

学习不学习学习不学习

波波龟趴在电脑前,有一搭没一搭的听着老师在讲SAT语法。当初好不容易准备许久的三月SAT考试被取消了,波波龟一下子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

“争取5月份能一战分手吧,准备这么久了,最后关头别放弃。”波波龟想着,打起精神做了一道语法题。

“5月份还不知道能不能考呢,万一疫情还没结束,考场又被取消了怎么办。”波波龟转念一想,又没了斗志。

“还是得好好准备才行,5月考不了还有8月嘛。”波波龟又转念一想,认真听了会课。

“万一8月不给入境怎么办,万一美国自己疫情爆发怎么办,还不如先学点别的。”波波龟又又转念一想,拿起了旁边的AP 物理书。

“SAT考试机会越来越少了,得更珍惜才行啊。”波波龟又又又转念一想,视线移回了老师的脸上。

一节课就在波波龟不断改变的想法中结束了。他一时有点羡慕在家安心学习的普高的朋友们,自己光是准备一个考试,就要综合各国疫情政局考虑十几个plans。出国规划不仅不放过他的头发,还一个头两个大。

“这届留学生真是太难了,”波波龟不禁感叹道。

截至本周末,美国本土一共确诊568例,8大洲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希望在外的小伙伴们要照顾好自己,该保护自己的时候,就要选择优先保护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