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介绍

西安高新国际学校高中部2018届
最终选择UCLA就读

有一种声音说随着YYGS扩招,夏校中有了一点“水分”,你认同吗?

水分倒是谈不上 各取所需吧只能说…

我觉得YYGS是一个相对来说较依赖自主学习能力的项目。项目开始前发放的阅读材料不乏800页的专业书籍,若能好好阅读自然会感受深刻;但是不读课前阅读对于Lectures和Seminars本身的理解也不会太打折扣(我的其中一位Instructor告诉我她并不指望大家真的看了书或哪怕只是十几页的阅读材料),所以其实Lectures和Seminars本身教授者的心理预期里也不会有太深的深度。但是如果课友们和你都对这堂课特别感兴趣而且一波神Carry,那Instructors毕竟也是大佬们,也会上出一堂超有质量的Seminar,这种体验就很过瘾。

YYGS没有考试,没有成绩单,也不提供学分和任何人的推荐信,也正是这些因素可能会使一些同学失去认真学习的动力,个人觉得这是不同人对YYGS体验不同的重要原因。

Capstone Project也是同理,你可以写一页半的大纲也许某个Instructor也能同意并通过,而也会有很多小组做出很长很专业的研究(譬如我们Instructor在我们开始做Capstone的时候提供的2016年PLE某小组的Capstone Outline Sample,其课题复杂程度和研究程度之深被我们Instructor赞誉为PhD级别的研究)。

在IAS的第一个Lecture里面YYGS的Director Ted Wittenstein跟我们探讨了Hedgehog和Fox的关系,那其实YYGS整个学习过程就是让你成为Fox的过程。你会因为YYGS了解到很多不一样的话题,也许是你知道的或不知道的,但YYGS都仅仅只是开了门而已,深入进去成为真正懂得这一个话题的Hedgehog就要靠你自己了。

本人的搞笑图片

谈谈我参加Seminar的学习感受:

Seminars的质量挺参差不齐的,就算我一开始觉得自己很幸运都选到了自己感兴趣的话题,上起来却不一定和想象中一样,而几个当时看起来并不太感兴趣的Seminars却恰恰成为了最喜欢的。前三个Seminars被称作Lead Seminars,每个Instructor会把Seminar上三遍给不同的人;后六个则是完全不同的Seminars。

第一个Seminar:Culture, Imperialism & Moral Relativism

当时课上很多同学都觉得相当无聊想睡觉,可能是因为Reading部分真的很有趣所以对这堂课的期望值过高了吧。课后我也找Instructor Samantha聊了一下,得知她是第一次上这个课,所以采取了让20个人循环轮流发言的方式(她想让每个人都参与),但是这样也使途中本可直接进行的一些debates被打断,让想参与讨论的人心很累而且失去了课程的重点到最后也不知道到底在讨论什么。我提了一些建议,可是听上了第二节课的小伙伴说还是很无聊……好吧。

第二个Seminar:Does History End with Capitalism?

An Introduction to the Thought of Karl Marx,可以说是非常详实而有启发性的讲述了,我们一直拖课过了晚饭时间却没有人愿意离开,因为真的很精彩。John Whalen也是我的Capstone Instructor,是Tufts University的Literature PhD,因为对于Political Philosophy的兴趣已经在YYGS授课三年,大家都非常喜欢他。John给了一个假想情景是如何给一个千万富翁的儿子、一个农场主的女儿、一个无法使用双腿的男孩、一个父母双亡的女孩、一个垃圾工和护士的儿子和一个盲人男孩这六个家庭创造一个公平的社会,不得添加额外的资源。当我们在考虑共享千万富翁的财产、建立良好的残疾人保障医疗等等很正常的政策的时候,另一组的同学提出了“挖去所有人的双眼砍断所有人的双腿”这种极其极端的创造公平的方式,又好笑又引人深思。从“公平”引入讲述了马克思的理想,非常值得一听。

第三个Seminar:Aid and our Obligations to Strangers

之前有同组的小哥就和我剧透说John Whalen is great,but Quinn is even better。课上思考了很多个情景,比如有个人掉进水池路过到底救不救,如果不救是不是morally wrong。Quinn White是Yale本科毕业以后去MIT读Philosophy PhD的男神呜呜呜(迷妹脸),也是一直讨论到课后我们留下来还在争论到底应该怎么做。课后还和Quinn聊了很多关于为什么要学Philosophy和why philosophy matters的话题,谈到他在MIT研究love and ethics,真的爆炸感动!!!

第四个Seminar:The Hegemony of Metaphysics

不过在很多课上,由于参加YYGS的人真的很多,而且很多话题都相对来说被课堂上大部分美国小伙伴掌控,就不是很有意思。直到The Hegemony of Metaphysics这门课,才让我感受到了真正的舒爽。

这节课是由John Whalen和Quinn White共同主持,当时给的课外阅读是一整本利维坦,真的是很惊人(虽然其实Quinn和John都说不用看他们只是分享一下资源2333)。结果真正惊人的是,我以为我上过一个和利维坦相关的政治哲学网课就足以应付,结果课上真的有小伙伴看完了一整本利维坦,很服气。但其实整堂课和利维坦并没有太大的关系,而是由利维坦的一句话引入,围绕着metaphysics展开。

课堂上同学们真的提了很多质量很高的问题,我也问了一句关于,如果在metaphysics的情境下试图打破这种thinking pattern是不是只是在box里面固步自封。然后John很快的引入了Deconstructionist Derrida的观点,说box itself does not exist.整堂Seminar在某位同学关于为什么metaphysics会形成这种hegemony的疑问中结束,于是又愉快课后留下来和大家口胡,John和Quinn说他们需要起立为所有参与这堂Seminar的同学们致敬。

第五个Seminar:Big Data, Surveillance, and the Philosophical and Legal Dimensions of the Human Right to Privacy

最后一个Seminar,由Quinn White和Asaf Lubin带来的Big Data, Surveillance, and the Philosophical and Legal Dimensions of the Human Right to Privacy吧。Asaf Lubin是在耶鲁法学院就读的、曾经为以色列摩萨德提供智力支持的以色列人,被所有同学们称为“Legend”。大概是由于大家都知道这堂课太精彩,YYGS官方还来拍了,于是鄙人羞耻的在YYGS 2018的宣传片里出现了(orz)。这堂课上我们一直在探讨Privacy的哲学概念边界,和几个与现实生活非常贴近的法律案例,因为最后一堂课大家都有点熟熟所以嘻嘻哈哈的很愉快…

课外活动项目

 


为了帮助大家找到最适合自己的课外活动,我们邀请了50位参加过各式课外活动的美本申请同学分享他们的活动体验,包括科研、竞赛、夏校、DIY活动等等。活动体验实录均选自最近一届申请生的亲身经历,从参加活动的初衷、报名方式、准备过程、准备过程中用到的素材,到对申请有何种程度上的帮助等等,全方位呈现申请中所参与活动的方方面面,希望为接下来的申请生提供最有价值的实操帮助。

印刷级电子版免费赠送

请添加客服马甲微信

并发送关键字「活动手册」即可免费领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