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TD SAT教研组对今年8月亚太的SAT考题进行了超详细、高质量的解析编写,现在无条件分享给各位同学。如果你未来还要参加SAT考试,相信这份解析会对你非常有价值。

领取方式见文末。

部分解析示例图

2021年8月SAT亚太卷使用了2020年11月出现过的三套实验卷中的一套。只有极少数美高考生见过这套卷子,所以对于绝大部分考生而言,这是一套全新卷。

继过去一年来多次命中考试原文后,TD SAT教研组再次精准命中了1篇小说、1篇自然科学、伟大文献2篇(6篇阅读文章中了4篇),定义了什么叫硬核SAT教研。

2021年8月10日推文《阿根廷别为我哭泣》的正文部分(英文原文为「SAT背景知识研习课」教材),和本次8月亚太卷的Passage 1小说,完全相同

2021年8月10日推文《阿根廷别为我哭泣》的正文部分,和本次8月亚太卷的Passage 1小说,完全相同。

👉: 阿根廷别为我哭泣 || 以真实悲剧为背景的SAT小说

 TD SAT教研组21年8月10日推文截图

2020年11月27日推文《3D打印技术助力起底兰花骗术?》的正文部分和附赠文档(英文原文带详细注释),和本次8月亚太卷的Passage,完全相同

👉 :3D打印“假兰花”,揭露兰花诱骗昆虫传粉的秘密- SAT阅读背景知识干货

TD SAT教研组20年11月27日推文截图

p.s. 以上两个文档同时被收入到TD SAT背景知识课配套教材中,学员都在本次考试前数周提前领到了该教材。提前拓展了相关文章知识的同学,直言在考试的时候“心情特别好”

2020年11月18日推文《19世纪美国的女权运动为什么受到挫折?》的正文部分详细介绍了本次8月亚太卷所考伟大文献双篇作者之一伊丽莎白·凯迪·斯坦顿的生平附赠文档《在塞内卡县佛尔斯镇女权大会上的演说》(全文英汉对照),完整包含了本次8月亚太卷伟大文献的Passage 4-1

👉19世纪美国的女权运动为什么会受到挫折?激进的女权主义者:斯坦顿-SAT阅读伟大文献

TD SAT教研组20年11月18日推文截图

2020年12月2日推文《19世纪美国“超级演说家”女子组总冠军是谁?》的正文部分详细介绍了本次8月亚太卷伟大文献双篇的另一位作者弗兰西斯·E·W·哈珀的生平及其和斯坦顿的意见分歧;附赠文档《哈珀1893年演说——女性的政治未来》(全文英汉对照),完整包含了本次8月亚太卷伟大文献的Passage 4-2。

👉:SAT阅读背景知识:弗兰西斯·E·W·哈珀,美国女权运动的伟大领导者-SAT阅读伟大文献

TD SAT教研组20年12月2日推文截图

p.s. 以上两个文档同时也被收入为《TD 白话SAT伟大文献》(2021版)一书的第24篇、第25篇。TD SAT备考计划学员和高分特训学员都发了这本书。

整体而言,这套卷子的阅读难度较大,语法和数学的整体难度适中,这一点我们也可以从本次考试的Curve中看出来,阅读有一题的容错率(即错一题也不扣分,相当于CB承认这套卷挺难的,同学哪怕做错了一题,也已经到了满分级别的优秀),做错4题,也只扣20分。语法和数学就是正常的扣分尺度,既不太松,也不太严。

以下是TD SAT教研组对本套卷的全网独家超详细的点评,看过等于考过

2021年8月28亚太SAT阅读考情

SAT阅读点评-熊老师

Passage 1 小说

节选自当代乌克兰裔美国女作家卡罗莱娜·德·罗伯蒂斯(Carolina De Robertis)的长篇小说《珀拉》,属于TD SAT教研组在《SAT小说大起底》一文中总结过的“亲子关系”啮合,节选部分是讲珀拉和她母亲一起种花的一个温情片段。文本难度不大,但出的题也不太好答。有一道词汇题问“thawed”是什么意思,应该选relented(vi.变温和)。

我高中最后一年,我妈妈在我们家种了一大片一大片的天竺葵花。这些花就像军队一样入侵我们的房子,明确地展示着刺眼的颜色,有的偏红,有的偏橙,一直开着,直到在一定的时节同时凋零。

妈妈一开始是在一本杂志上了解到天竺葵这种丁字形小花的,可爱又容易养。后来又在一个海军上尉妻子家里见了一次。那位女士只是在她家窗边摆了几个漆着亮色漆的小花盆,里面种了天竺葵花。妈妈觉得只种几盆是不够的,她要种好多盆,比谁家都多。要就一盆都不种,要种就把全家都摆满。

她沉迷于要让房屋里全是花,无论你朝哪看,都有颜色鲜艳的花冲你打招呼。要让花把椅子、架子和地毯都盖住,要让我们家成为全市花最多的房子。要让客人进我们家以后,感觉自己在花瓣海里游泳。

我妈妈有了这个想法后,就要行动了。她买了雅致的花架、镶着马赛克的进口花盆、盛开的天竺葵花,花了不少钱。我妈妈就是这样,有时候就会突然想做点有创意的事。她年轻的时候,还想过当艺术家,不过这梦想早就抑制了。

我妈没有跟我详细说她年轻时画画的事,但是我在阁楼里看到过她以前用的画布,所以知道一点。有时候我妈妈还会去买些设计师款的鞋、裙子、衬衣,搭配成前卫大胆的一身艺术装,不过过了几个礼拜,又会自己厌倦。

除了对园丁吩咐几句注意事项,我以前从来没有看到我妈妈对花卉植物感兴趣。这一次却一下子对天竺葵着了迷。天竺葵的事,她不交给园丁干,而是亲自给所有天竺葵移栽,花了三天时间才完成。她叫我帮忙,我们一起蹲在院子里一盆一盆地把花栽到小花盆里,栽的时候注意摆好花的根。

正是盛夏时分,头顶是太阳,有潮湿的微风在吹,我妈妈戴着长长的园艺手套,用手指把土压紧,不过是栽花,她干得非常讲究,还带着热情。她给我也买了一双园艺手套,我不戴。她说:“珀拉,不戴手套,你的手会搞得很脏。”我说:“我不戴,我就想把手搞脏。”

我妈摇摇头,不说话了,但是露出一副气恼的表情。因为我妈妈认为母女两人戴着同款的园艺手套一起收拾天竺葵,这样的画面才完美。好不容易才找到这么有趣的手套,我居然不戴。我妈生气了,故意不和我说话了。这样过了半小时,她还是让步了,又跟我说话了。可能是因为我妈专注于干活,忘了我刚才不听她话的事了,也可能是她怕如果她老不理我我会干脆不帮他收拾天竺葵花了。

其实我妈不用怕。我不会不帮她。虽然我也抱怨了她叫我干收拾花的活,但是只是轻微的抱怨。我觉得跟我妈一起静静地收拾天竺葵的时候,既可以母女俩在一起,又可以不带必须交谈的压力。我们可以紧挨着蹲着,我可以闻到她身上的香水,感觉到她呼吸的韵律,同时不用说什么话。

我和我妈平时除了“早上好”“这是你的早饭”“你几点回家”“晚安”,就没什么话说了。我们的对话就像一个只会基本用语的外国人跟本国人说话一样。但我们是母女,又感觉要找话说,就会有点尴尬。一起栽花的时候,就没有这种尴尬。此刻,我蹲在她身边,有很多话想跟她说,又感觉说多了可能会说出些不该说的话,就想还是不要冒这个险了。

天竺葵是生命力很强的小花。花朵颜色亮,形状简单,不招摇不装腔作势,但是集聚的数量多了,就有种让人着迷的感觉。根部是暗红色的,弯曲打卷,我在移栽的时候有些好奇地摸这些花的根。在和妈妈一起移栽的三天里,妈妈时不时还会哼小曲。小曲是我没有听过的调,但曲调婉转,让我心安。晚上我闭上眼睡觉,眼前还会出现一朵大天竺葵,纤细而有结的根部裸露着,我赶紧找来土壤盖住它的根。

等把所有天竺葵都栽到小盆里去以后,妈妈又花了一天把这些小盆陈列好。陈列的时候,她把一个木头架子移来移去。把花全都摆好以后,她精疲力尽,最后像获胜一样倒在沙发里休息。摆好以后,在我们家里每转一次身都会看到天竺葵。你走路的时候都会感觉背后有很多天竺葵好像在看着你……你会感觉被包围了。

Passage 2行为科学

讲人们习惯了从左往右读文章以后,在头脑中想象一个场景时,也会默认这个场景中发生的事情是从左往右发生;反之亦然。出了一道analogy题,略有难度。

让一个人在头脑中想象一个场景时,比如想象一个人跑步的场景,大多数人都是想象出一幅人是在从左往右跑的画面。然后就好奇,那么有没有人会想象出一幅人是在从右往左跑的画面呢?

科学家们又发现,那些在想象人跑步的场景时把跑步的人自然地想成是从左往右跑的人,都是说英语或意大利语等语言的,而这些语言读写时是从左往右的。阿拉伯语是从右往左读写的。于是科学家们就想试一下,让说阿拉伯语的人也想象一下一个人跑步的场景。结果发现,果然,那些说阿拉伯语的人,在想象一个场景时,就会把跑步的人自然地想成是从右往左跑。

又补充了一个实验,让受试者想象一个女孩推男孩的场景,结果发现习惯从左往右读写的人,都是想象出一幅女孩在左边往右推男孩的画面;习惯从右往左读写的人,都是想象出一幅女孩在右边往左推男孩的画面。

Passage 3 自然科学

讲科学家为了搞清楚兰花吸引昆虫的细节有哪些,用3D打印技术做出人造花把颜色、形状、气味一项一项拆开来研究。文章难度一般。

兰花让昆虫上当的细节有哪些呢?要想弄清楚,最好的方法就是把颜色、形状、气味一项一项拆开来研究。而真花的色、形、香是合在一起不可分的。怎么办呢?科学家们想了一个办法,就是用人造花:制作好几朵外形和颜色完全相同的人造花,然后给这几多花添上不同的香味,就可以把昆虫对香味这一项的反应单独挑出来比较和分析了。

那用什么材料来做人造花呢?以前科学家都是到路边的一元店里去买些廉价的材料,比如彩色硬纸(construction paper)、棉球、试管、棉芯等拼凑在一起,但是对有些比较复杂的花,用廉价材料拼凑是不行的。

比如有一种名叫Dracula lafleuri的兰花,是通过让自己的花瓣长得像昆虫喜欢吃的一种真菌来骗昆虫。科学家们想知道,这种兰花到底是用哪个部位在骗昆虫,就想用人造花做实验。用原来那种廉价材料拼凑的人造花做实验就不行,就想到了用3D打印的方法打出质量好一点的人造花来做实验。

Dracula lafleuri的“唇瓣”

Dracula lafleuri的花瓣长得跟一种真菌相似,而有一种飞蝇喜欢在这种真菌上聚集和产卵。Dracula lafleuri就靠这个来骗飞蝇。这种真菌的外形像一个小勺,用彩色硬纸很难做出来,就算勉强做出来,森林里湿气太重,坚持不了多久就会散架。所以俄勒冈大学的生态学家Policha就和同事们一起用3D打印技术来制作人造花:先对这种兰花进行3D扫描,然后铸模子,制出石膏样,再制成以硅胶为材料的人造花(颜色可以任意选择)。

这些比较结实的人造花制好有以后,就把这些人造花挂到真花周围。分别改变真花的颜色、形状和气味,也分别改变人造花的颜色、形状和气味。科学家们甚至还做了半真半假的花(部分使用硅胶材料,部分是真花)。这样就把真花、人造花和半真半假花分成了很多可以对照比较的组,然后观察好多天,看各组花对飞蝇的吸引程度有什么不同。

上图中的四朵花中,只有底部中间的那朵是一点不掺假的花,其他几朵要么是全人造的花,要么是半真半假的花。

观察结果表明,Dracula lafleuri光靠香味或光靠外形都吸引不了飞蝇。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外形和真花一模一样的假花,吸引到的飞蝇数量,比真花要少。给这些花再加上真花的香味后,它们吸引到的飞蝇数量,就和真花一样多了。不过即使外形和香味一模一样,两种花还是有区别的。人造花虽然可以吸引到同样多的飞蝇,但飞蝇好像还是能识破一些。有些飞蝇虽然被人造花吸引了,但是最后还是不会停上去,转几圈还是会飞走。也就是说,最后停上去的飞蝇,还是真花多。

Dracula lafleuri的“中央花瓣”(labellum,也叫“唇瓣”)在整个伪装中起关键作用。实验表明,如果把真花的中央花瓣换成人造的,那这种半真半假的花吸引飞蝇的能力,就跟完全人造的花一样了。Dracula lafleuri散发出的模仿真菌的酒精气味也只集中在其唇瓣上。

Dracula lafleuri(的唇瓣)所模仿的那种真菌

Dracula lafleuri对真菌的成功模仿,也不完全是“唇瓣”(labellums)的功劳 ,它的萼片(sepal)也起了部分作用。Dracula lafleuri的萼片的颜色以白色为底,上面夹杂着褐紫色的斑点。飞蝇在稍远处看到这些褐紫色的斑点,就会误以为是一些自己的小伙伴已经停在上面了,就会跟着飞过来参加大party。

正是因为有了用3D打印技术制造的硅胶人造花,才使得实验关注和搞清了了以上这么多细节。有的科学家认为,在研究兰科以外的其他科植物的授粉时,也可以使用这种技术。

Passage 4 伟大文献(双篇)

第一篇节选自伊丽莎白·凯迪·斯坦顿(Elizabeth Cady Stanton)的《1848年在塞内卡县佛尔斯镇女权大会上的演说》(Address Delivered at Seneca Falls);第二篇节选自弗朗西斯·E·W·哈珀(Frances E. W. Harper)1893年的演说《女性的政治未来》(Woman’s Political Future)。难度较大,尤其是第二篇。

有一道词汇题,问“universal”,应该选“all-inclusive”。

伊丽莎白·凯迪·斯坦顿

Passage 4-1

……

我们女性要求获得选举权。我们女性应该享有选举权,现在的问题是我们应该怎样得到这本来就应该属于我们的权利。如果现在美国的法律规定是,只有混到参议员、总统那种高位的人才有选举权,那我们女性没话说。但是现在美国的规定是,只要是男的,哪怕是酒鬼、白痴、卖酒的小贩等人都有选举权,而我们女性(不管受过多好的教育),都没有选举权。

对这种情况,我们女性实在是无法再顺从忍受下去了。我们誓将投入文章、言辞、财产、不屈的意志来争取选举权。任何不经被统治者同意的统治都是不义的,这是一个大真理。我们将在不义的法官耳朵旁不断重复这个真理,直到他听这个听到烦。

(有人可能会问:)女性如果获得了选举权,她们能从中得到什么?男人们一定知道有选举权会有哪些好处,因为男人们看起来都很坚持自己不能丢掉选举权。你们想想看,如果女性获得选举权,那些和女性利益相关的法律还会像现在一样彻底地违反公平正义的原则吗?如果女性有了选举权,那些当着议员和想当议员的人,敢不提议出台些法规来改善女性的处境吗?(不提他们就可能会被选下去)。

现在议员们关心的是一个议题是:“是否应该禁止在美国西部新获得的土地上实行奴隶制(free soil)”?而完全不把关于女性各种权益的问题当回事。这完全是因为女性没有选举权。如果女性获得选举权,关于女性各种权益的问题可能就也会成为一个重要的议题了。

……

弗朗西斯·E·W·哈珀

Passage 4-2

……

现在女性手里有机会,利用这些机会,她们已经打开了一些大门,而这些大门对其他人是关上的。女性打开了劳动市场的大门,可以去打工了,这至少让她们有可能占有部分社会财富了。之前所有社会财富都是男性垄断占有的。

目前女性在家庭、在社会、在文学界都是一股势力了,议会对女性提出的一些诉求也回应了,议会因为女性而修改了一些法律,使之更人性化。

报刊媒体也发表了一些女性写的文章。教堂里祈祷的人,也是女性占多数;也有女牧师走上了教堂的讲坛;中小学也有女性教师了。

显然,政界的责任也要加到女性身上了,现在女性在各行各业的发展,正是为了让女性也进入政界为人类的利益服务,在做准备和铺垫。(为什么女性应该进入政界呢,因为如果还是只有男性有投票权,那就是一种不正直的力量,这种力量是世界上最危险的力量。

我们美国的政治生活的车辆目前陷入了泥泞的轨道,需要注入越来越清的水,让这车辆摆脱泥泞。不过我也不是很肯定,女性仅仅是因为其性别,天生就比男性优越,就可以带来清水。女性不应该以其性别属性而应以其品格来对美国的生活施加影响。

我认为给所有男性投票权或者给所有女性投票权都是不对的。我认为无论男性还是女性,都要先通过一个道德水平和文化水平的考试,考试合格的人才能获得投票权。假如一个男性很无知很野蛮,那他给政府的力量和持久性增添价值的能力,就不如一个有教养、正直、有才智的女性。

我觉得应该给有才智的人投票权,不应该给无知的人投票权;应该给诚实的人投票权,不应该给喜欢欺诈、暴力和邪恶的人投票权。醉鬼、用私刑杀过黑人的人,都不应该有投票权,哪怕是只投一次票,选接下来四年的总统或议员,也不应该让他们投。

女性有了选举权,就有了权力和影响力。女性能不能较好地使用这项权力,我无法预测。我们面对强大的邪恶势力,只有正直的男性和有知识的女性联合起来,才能扼杀那邪恶势力。

如果任何一个国家,处于“一种性别的人自由,而另一种性别的人不自由”的状态,这个国家都无法获得完全的开化和幸福。比如清帝国,那里现在还存在强迫女性缠足这样的制度,这种制度其实也挡住了清帝国男性的脚步,阻碍了清帝国男性的发展。一个国家弱,其根本原因是这个国家的每个家庭都是弱的(每个家庭内部都是男女不平等的)。

比起财富的增长、陆海军的强大,我们更加需要的是好的家庭、好的父亲和好的母亲。强者对弱者做一件不公正的事,这本应该是强者的耻辱。

Passage 5 自然科学

关于猕猴(macaque)两种觅食方式的研究。文本较难,涉及的理论概念也较难理解。

关于猕猴的觅食,存在两种理论假说。第一种理论假说认为猕猴会采用一种叫“spatial proximity of food items to environmental structures”的觅食方法,也叫“structured guided”觅食法。这种方法对思维能力的要求高。具体是说,如果猕猴有一次在溪床找到了自己非常喜欢吃的好吃的(highly preferred),下一次它会还是到这种类似的地方去找。

这次在一些蕨类植物林中找到了好吃的,下次就优先在蕨类植物林中找吃的,其次再去石头、树林或枯木附近照。第二种理论假说认为,猕猴还会采用一种叫“spatial garaients”的觅食方法,这种方法是unstructured的,对思维能的要求较低。即这一次在某个地方找到了好吃的,就以这个地方为圆心,在这个圆心方圆多少米的范围内找食物。

文章详细介绍了一个在较大面积林地里的实验,其目的是验证第一个理论假说。结果发现,如果猕猴首次是在一个连续可见的交界处(如一片草地和一片沙地或一片沙地和一片石子地之间的交界)附近的一边找到食物,下次猕猴知道到该交界处的另一边去找。这就说明猕猴知道边界两边都属于边界附近的概念,具备一定的类比思维能力,猕猴确实具备使用“structured guided”觅食法的能力。

2021年8月28亚太SAT语法考情

SAT语法点评-Ada老师

本次语法的难度适中,相当一部分同学觉得没有什么需要想半天的难题,所有考点都是常规考点,四篇文章的内容也不难理解,第一篇是关于“人手工翻译比机器翻译好在哪里”,第二篇是关于“野生鹿的迁徙路线上修了高速公路以后,人们想办法给鹿提供通过的方法”,第三篇是关于“电影剧本 Daughters of the Dust”,第四篇写的是关“African-American history museum”。

部分考点如下:

逻辑词

有一题考到”In contrast”, “Generally”, “Specifically”, “Crucially”四个词词义(也就是背后的逻辑)的区别,应该选 crucially

词义辨析

在语法第一篇讲翻译的文章中,考到了capture和obtain等词的辨析,当时的上下文需要传递出的意思是“能够准确表达含义”,所以can capture the meaning是正确答案。

还考到了advises / lectures / urges / cautions四个词的区别。其中advice是“建议”,lectures是“训诫”,urges是“力劝、催促”,cautions是“警告、提醒”,应选cautions。

定语从句

本次没有考到限定性和非限定性定语从句的区别。但有一道题涉及到了一which前面加介词的用法,要求考生在through which to view和with the view之间进行判断。

标点符号

考到了前面给出人物的称谓,后面给出人们,问中间需不需要加标点符号,答案是不需要,直接人物title+人名即可。比如说French artist Jean Cocteau 那么在artist的后面既不要加逗号,也不要加冒号。

文章还给出了以下这个句型While SVO,SVO;once SVO,SVO. 题目出在中间的分号部分,如果前后是两个完整句的话,我们是可以用分号去进行分隔的。

逻辑主语一致:

考到了Writing sth做前置状语,问后面的句子谁做主语,那么显然应该选选项中以人做主语的那个选项,人才能发出write这个动作。

篇章理解

在第四篇关于关于African-American history museum的文章中,有一题较难,多位同学回忆都说是本套语法中最难的一题,问what was the quote that the man said? 不少同学选了C选项:if you’re in America you are in this too。还有一个A选项少量同学选到,大意是 “Other museums that focus on a specific race tend to have limited perspectives。

还考到了历年真题中比较频繁出现的选similar example的题目,这种题目一般略有难度,需要先精准定位到原文中的example或者其他题目要求参照的对象,然后去提取出这个对象的核心特征,比照各个选项的特征,选特征最匹配的。

2021年8月28亚太SAT数学考情

SAT数学点评-刘明奇老师

本次SAT考试数学部分对各个知识点的考察依然是从基础出发,但是部分考点是我们在平时复习时容易忽略和遗忘的,对于平时做题仔细,知识点掌握全面的同学来说,拿到满分并不是特别难。

试卷中有一道题目问到了sample size如果变大的话,margins of error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这里需要我们知道margins of error 表达了统计结果中的随机波动的大小,sample size 如果增大的话,就意味着提供的信息更多,因此会使margins of error减少。

另外有一道题目考察了许久未出现的complex number除法问题,这道题需要我们给分子分母同时乘以分母中complex number的conjugate,以此达到消去分母中i的目的,进而可选出正确选项。

除了上述考点之外,与圆相关的考点中,考察了求圆周角大小的问题,这一考点对同学们来说相对比较熟悉。

综上所述,本次考试数学部分的题目虽然考察了部分细节末节的知识点,但并不会给准备充分的同学造成太大挑战。

解析领取方式

领取2021年8月亚太SAT真题解析的同学,请扫描下方二维码,添加小马甲微信发送关键词「2108」即可无门槛领取

SAT真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