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北美大学的全面复课,许多留学生们陆续返校。虽然刚回来的时候大家都非常小心谨慎,但回归日常校园生活后难免会有些疏忽,因此也给了狡猾的新冠趁虚而入的机会。

在纽约上学的Amanda同学就是不幸“中招者”之一。确诊之后的感受是怎样的?对课业生活的影响有多大?今天她将来跟大家分享这段“难忘”的经历。

返美后的生活

从当初逃离美国时的心惊胆战,到如今的佛系躺平,我对于新冠的态度就像是坐了一次过山车。新冠刚开始在美国流行时,我穿好了防护服,买了昂贵的机票,N95口罩连续带12个小时都还觉得不放心。

当我再次坐上返回美国的飞机,新冠或多或少在大家的心中,已经不再那么可怕。一方面来自于身体里的疫苗赋予了自己强大的自信,另一方面也来自于或多或少地听说了身边在世界各地的朋友零零散散地感染新冠又痊愈的故事,让它变得不再那么可怕和神秘。

走在美国的街上,我还是会戴好口罩,把自己封闭得严严实实。但我们毕竟也不是医生,无法做到穿过的衣服拿去消毒,也很难做到完全不接触到脸上的口罩,或许就是很多细节的不到位,才有了今天的这个故事

这菜怎么这么淡?

回到美国后,尽管我每天都提醒着自己要保持社交距离,不去参加学校的各种活动,但面对朋友热情的邀约,还是会忍不住去参与大家的聚会。问题大概也就是从这里出现的。

自从大家全都回到了校园里,各种校园蹦迪、巨大lecture甚至是成千上万人观看的体育比赛就成为了大家生活中的日常,即使是身边最“放心”的、完整接种了疫苗中国留学生,也难免成为新冠的“无症状感染者”。

10月初,我刚刚结束了一次并不难的quiz,放松心情,给自己做了一次难得的晚饭。做饭时手滑,放了太多的番茄,做饭时还担心会不会太酸,结果菜一端上桌:“哎?怎么没什么味道啊!”

想到这里,我心中已经有了一丝焦虑滑过。接着我试了家里所有带有奇怪味道的东西:比如品尝一下樱桃可乐里奇怪的味道;比较一下海盐和做饭食盐的咸度……嗯,味道还在,但是变得没有那么明显了。

我叫朋友开车给我送了一支体温计,放在家门口儿。拿到后我立刻测量了体温。嗯,还好,没有发烧,一切还都相当正常。百度了所有新冠可能的症状,我自己也没有四肢无力,更没有咳嗽啊什么现象,于是我开始疯狂安慰自己:“最多也就是个无症状感染,没什么可怕的。”

预料中的positive

意识到自己可能已经解除了病毒第一反应并不是担心自己身体,反而是害怕“社会性死亡”。我怕同学们把我当作罪魁祸首,更怕由于自己而造成了很大的病毒传播。

我在YouTube上了解了一圈确诊新冠后的隔离措施,有的地区会把你带到隔离酒店,也有的地区会让你直接回家隔离。总之如果你没有什么大毛病,自己找个地方养着、自己隔离是北美这边最通用的做法了。

于是我赶紧戴好口罩,开车去附近超市买了可以撑过一个月的物资。接着直接就预约了学校的检测。路上我试着和朋友沟通起这件事情,发现大家的状态还是比较平稳的,统一的反应就是:“一般几个朋友经常见面,谁出现了咳嗽啊发烧啊这样的症状,就赶紧去做检测,中招了大家再一起做检测。”

检测后第二天收到了检测的短信,positive。嗯,我也没什么办法了。赶紧通知最近见过的朋友,然后就告诉学校了。因为我不住在宿舍,也没有室友,所以学校也不会为我安排隔离的地点。

至于上课的问题,因为我是大一新生,所有的课lecture还都是online状态,discussion虽然是线下,但也没有attendance,即使是所有的课都要求在学校进行,教授也不会因此为难你,每个学校都会有自己的政策来安排你。

positive后的日子

在这里求助医生的意义并不大,因为如果你没有出现严重的呼吸问题或者是身体不适,他们不会收留你住院治疗。医生给我的建议是居家观察,不用吃药物治疗。如果在不吃药的情况下隔离10天,没有出现严重的状况,那么就可以预约一次新冠检测,如果是阴性就可以继续上学了……

回家的路上,我回忆了一下近期接触过的人。嗯,大概是几千人吧,平时lecture的教室里的几百人,4个lecture大概就是六七百人。再加上平时见到的同学,一起喝过酒的、一起吃过饭的、陪我一起过生日的……和国内一样,把所有密切接触者都隔离起来是一件非常不现实的事情。所以在我通知了身边接触比较多的几个朋友后,这件事情也就告一段落了。

比较奇妙的是,因为很多朋友都一直留在美国没有回国,不少人都已经中过招了,告诉我他们身体里已经有了mRNA和“人体灭活”的多重抗体,甚至都不用再去做检测。不过也有没有中过招的人表示虽然自己没有什么症状,也会立刻去做检测。

有一个一直呆在美国的姐妹告诉我,她之前遇到了比我更严重的情况,但那时候新冠还比较严重,大家都没有打疫苗,加上不用上课,于是她就在家呆了一个月没出门。后来再回忆起当时的状况,应该也是不幸感染了新冠,但是没有去做检测而已。

吃饭,睡觉,尝“百草”

隔离的日子其实是最没有意思的。

其实做完新冠检测后的第三天,我就已经没有任何状况了。吃什么都有味道,而且都觉得很香。每天量10次体温,基本上是想起来就量一量的样子。由于没有任何不舒服,所以我也没有去购买测量血氧的仪器

虽然医生没有告诉我需要吃药,我还是坚持吃完了从家里带来的所有莲花清瘟。因为来美国后每天都很怂,每次流鼻涕,咳嗽后我就会立刻吃莲花清瘟,所以真正需要用到它的时候已经几乎所剩无几了。

在这几天里我脑子里反复在想自己的身体状况。打疫苗已经是非常早的事情了,但据说是疫苗可以很好地保护我们人体下呼吸道,所以我们不会出现重症的现象。另外,由于我的身体很快就没有症状了,我很怀疑在检测positive前很多天,我就已经不幸中招了这个病毒。

在网络中看了很多其它留学生的分享,医生给出的建议大都都是从第一次症状开始隔离10天或者14天,就可以接触隔离了。不过我依然在家坚持了14天,确保自己不会有传染能力,再决定重新走出家门的。

每天的生活重复又无趣,基本就是上课,写作业,做饭,睡觉。最大的压力来自于和父母视频时,很想哭一场告诉他们我现在已经感染,但又怕他们担心,只能一次次压抑住自己的情绪。生活中唯一的乐趣就是品尝了各种香料的味道,厨艺有所见长。

在隔离的几天里,我认为最困扰我的并不是病情,反而是如何抑制住自己想走出家门的内心。很多留学生吐槽自己的室友隐瞒病情,但是作为一个几乎非常健康的人,有时候真的很想去外边散散步,买点儿新鲜的东西吃。

隔离的第十四天,我去了cvs做检测,negative,好了,我也获得了双重免疫。

我的建议

结束了这次奇妙的经历,我的内心是一片平静的。或许是由于身体健康,感染后没有任何的状况,但之后还是会提醒身边的所有人注意防护、加强锻炼。最近东部温度已经有一点凉了,大家还是要多穿衣服,避免抵抗力下降。

虽然这一次我没有遇到任何的麻烦,我还是想整理一些给建议给大家:

首先,既然选择了返校,遇到很多人是避免不了的事情。大家一定要做到经常更换口罩,不要一个口罩戴好多天……基本上吃个饭,去个卫生间,方便的时候就扔掉吧。

如果感觉到了身体不适,积极预约学校的新冠检测。

不幸感染的话,首要的还是到医院听取医生的意见。

购买血氧监测、体温计等基本的监测设备。如果出现血氧降低,呼吸急促等情况,抓紧联系emergency上呼吸机。

最重要的!如果还没有注射疫苗,必须抓紧打!这个东西非常管用。

写在最后

Amanda的故事提醒大家,新冠对于每一个已经返回国外的留学生而言,都不是一件陌生的事情,对于可以避免的聚集,大家还是要尽量避开。更希望所有同学都能够保护好自己,健康幸福地享受自己的留学生生活。

推荐阅读

👉到美国大学一星期后,我竟然成了新冠肺炎密切接触者

👉2022 新加坡国立大学本科入学申请开放!申请条件和申请流程都在这!

👉2021年11月1日ED/EA早申截止的美国大学全盘点!想要申请的同学别错过!

👉从波士顿大学转学到南加州大学,我都做了哪些准备?-美国大学转学经验分享

👉普林斯顿和哈佛大学哪个更好?美国同学竟然这样回答!-美国学生眼中的TOP30竟然是这样……

 


2021最新美国/英国大学地图免费领取!

覆盖美国综合大学TOP100、文理学院TOP60和英国大学TOP30

精准标注位置,涵盖学校核心录取数据

添加客服并发送关键字「地图」

即可免费领取印刷级高清电子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