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leen的申请季,就像8点档的电视剧。

第一次听到康奈尔的名字,Aileen就无可救药的爱上了他。拼命追求,只为离他更进一步。那时候Aileen的眼中,只有康奈尔。直到NYU阿布扎比这个“霸道总裁”的出现……

本文系创作计划原创文章,如果你有任何留学相关的故事/收获/话题/经验想要分享,欢迎扫描文末二维码,添加马甲微信,发送关键字「创作计划」加入我们,丰富的稿酬等着你。

初识康奈尔

我的故事,要从2016年说起,那时我刚上初三。

我并不是一个“好学生”,相反,我是个班级排名倒数十以内的,中考估分最多只能上第二批次普通高中的学渣。我报名参加了国际部的招生,最主要的原因是有着严重国际部stereotype的初中班主任拼命鼓吹:“国际部不要读书的,天天就是看看美剧喝喝奶茶。”

就这样,我还没有读完初三就从初中部考上了同校的国际部,说是考上的,其实大家心里都清楚:对于我们这种小城市的国际部来说,选拔是不存在的,只要交学费就能进。

我被分在慢班,不过我无所谓,更不惊讶。一边畅想着接下来三年的“幸福生活”,我一边漫不经心地听着欢迎演讲。

可就在这时,一个改变我命运的名字传入了我的耳朵: “康奈尔。”


“我们国际部自第二批毕业生以来,始终保持着一年一个康奈尔的记录,这在全市是绝无仅有的……”主持的老师声嘶力竭地喊着。

闲着也是闲着,我掏出手机,百度搜索“康奈尔”。

“康奈尔大学(Cornell University),位于美国纽约州伊萨卡,是一所世界顶级私立研究型大学……

康奈尔大学坐落在纽约州西北部手指湖地区的伊萨卡小城(纽约市西北约四个小时的车程),当地湖光山色,风景秀丽,幅员辽阔。康奈尔的校园位于手指湖群之中最长的卡尤加湖最南端的山顶上,俯瞰大湖,雄浑壮观,俨然一道世外桃源的风景线。校图书馆上方的钟楼每天都由学生表演敲钟音乐,每日太阳落山时敲响校歌及其它乐曲,回荡在校园的山坡上和卡尤加大湖畔,很有视听震撼效应……”

我的目光久久地落在这句话上,然后是网页的图片。我闭上双眼,那湖光山色还是在我眼前,仿佛马上就能落进去,落进去,畅快地沉溺。

周围的一切如同潮水般退去,我的心突然温柔得难以言喻。我忍不住低声念道:“康奈尔,康-奈-尔,”舌尖向上,分三步,从上颚往下轻轻落在牙齿上。康,奈,尔。我细细地辨,感受那种悠扬婉转的音调,真好听。你的名字,就这样,第一次在我的唇齿之间响起。

“康奈尔。”

因为你,我有梦可做

是什么不一样了?我坐在人群中是那么不起眼,却觉得自己和周围的人都不一样了,仿佛已经不再属于这里。我用最快速度翻看着一切与你有关的信息,我的心里仿佛有什么东西在飞向天空,飞向我看不见的,地球的另一端。

你是常春藤,你是美国最优秀的大学之一。我变得很低很低,一直低到尘埃里,但我的心是欢喜的,并且在那里开出一朵花来。

时间像被拉长了,我开始坐立不安,我不想听演讲了,我想快点去教室,快点上课,我想站起来,跑起来,我想学习,我想把这么多年来落下的功课全部补上,然后去见你。那时候,我应该很优秀,我不会因为自己配不上你而焦虑,我会自信满满地站在你面前,张开双臂拥抱你。

然而,现实很快把我从幻想中拉了回来。

首先,所有考上康奈尔的学长学姐,无一例外出自快班。同时,学校的一切资源都偏向于快班的学生—从师资的安排,到社团中的偏见……如此鲜明的区别待遇会带来什么,不言而喻。

不过很快班主任就带来了消息,初三下半学期的期末考试中,慢班的总分前三名达到快班平均分,就可以在高一开学后转进快班


这无疑是给了我绝处逢生般的希望,我狂热地努力起来,不但删光了所有的游戏,还每天夜里偷偷跑去宿舍阳台上背单词或者教科书。我开始成为慢班的优秀学生—老师们是这么说的,尽管“慢班”两个字被咬得很重。

期末考试之后,我不出意料地转进了快班。我喜极而泣,我第一次意识到努力真的有收获,我离你,又近了一步。

为你,我从没退缩

“我见过你这样的学生,就是那种一开始就特别努力的学生,”班主任对我说,“可这样的学生往往到后面就使不上劲儿了,特别容易被别人拉下去。”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可我知道,我没有别的选择—经过了初中浑浑噩噩的日子,我太明白自欺欺人和止步不前的代价了,我只能两眼一闭往前冲。可直到这时,我才意识到自己与别人的差距究竟有多远——不仅是初中的成绩,更是从小受到的教育

有的同学初中就开始背托福词汇绿宝书,有的从小上外教一对一,有的在家和父母用英语对话,有的每年放假去国外参加夏令营,有的本身就有绿卡……词汇量,阅读速度,语感,口音,听力……我自然远远落在他们之后。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选择笨鸟先飞:一个暑假,我几乎每天都六点起床,一天把三十页GRE绿宝书反反复复背三遍,背累了就听托福听力,甚至开始尝试做SAT阅读。

我已经不再把学习当作痛苦了,相反,我在精疲力竭中获得了极大的满足—努力的感觉太好了,世界突然充满了无限的可能。

其中最重要的,当然还是康奈尔。我还没有告诉任何人我已经爱上了它,可我已经把每一根指甲都染成了Big Red,一低头,便是满心的欢喜。

我像罂粟花一样隐秘地兴奋着,没有人懂我,我也不需要别人懂得。

开学后我发现,已经把GRE翻黄了的我,标化水平哪怕在快班也是佼佼者。可我不能停下,我的基础实在太薄弱了:我分不清主谓宾,看不懂数理化,我的GPA岌岌可危。

我只能继续压榨自己的时间,我反反复复地刷教科书后的每一道题,不懂的地方直接写在手上,等着自修课去问老师。有时候修完仙,从手掌到手腕密密麻麻全是字。

“这么拼命啊,”班主任说,“你已经到我班上来了,你还想要什么?”

我无言以对,即使是现在,我提起康奈尔还是像个笑话。

可忽然我又笑了,我想起了你—有了想要追逐的光,即使是迷茫痛苦的时刻,也夹着甜。我跑得越来越快,因为走路,真的来不及

是你给我勇气
让我能做回我自己

高一五月,首考SAT 1480
高二九月,首托 112
十月,SAT2数理化 2400
十二月,二考SAT 1530

手持菜刀砍电线,一路火花带闪电:仅仅一年前还是我心中仰望的大佬,如今被我甩在身后;托福口语28是我最大的惊喜;就连亚太十二月的逆天curve,都没能阻挡我的脚步。

坚持和奋斗让梦想得以照进现实,这大概是最俗套的情节,却总是谱写出最精彩的故事。

那天晚上,我悄悄跑进了名人堂。
很快了,很快了,很快我的照片,也会被贴在这里。

我再也不用遮掩了,我毫不避讳地告诉每一个询问我梦校的人“康奈尔”。有了两年的努力,我就像钉上了铁掌的马,可以纵情地在岩地上奔跑,展现自己过人的力量,而不用担心受伤。

AP7门5分,3门4分,活动、竞赛也相继到位了,我的梦越来越清晰:上学路上的早高峰被我想象成瀑布淙淙,教学楼的楼梯是康村的山,下课铃是钟声敲响,操场边的野猫是小松鼠……我离康奈尔,只是个时间问题了

我的同学中不是没有“情敌”,不过一听说对手是我,他们都不约而同地换了ED校。

“我们国际部一年一个康奈尔,今年就是你啦,”升学指导的眼中,有无限期许。我用力点头,在他眼中,看到同样自信的自己

文书很快就写好了,我甚至觉得,word limit不足以表达我经年的爱恋。我期待着,向你大声表白。

精神出轨NYU阿布扎比

申请季,我仿佛游离于紧张的氛围之外,在我的世界里,连飞扬而过的时光都是安静的,带着一层撩人的粉红,轻轻地扬起,落下。

旁人看向我时,或艳羡,或欣慰,我也有着片刻的得意,仿佛我生来,就是要成为康奈尔的女人。


世事突变,我看似圆满的人生,就在我与他相遇的那一刻,全盘颠覆。

他叫纽约大学阿布扎比分校,乍一看貌不惊人,却迅速卷走了我的心。

他说,往后四年,他养我


我看着那个紫色的网站,恍惚间还是三年前,我第一次打开康奈尔红色的网站一样。那时我还一手电脑一手字典,如今已是一目十行。

如果当年我没有爱上康奈尔,我现在会是什么模样?一边胡思乱想着,我一边看着满屏艳丽张扬的紫,心头却突地一跳,仿佛有什么温软的东西,一下子溢了出来。

也许一开始确实是因为全奖爱上的他,可越看官网,我越发觉得,这才是最适合我的学校:

他说,我可以先参加candidate weekend,去和他面基再做决定。
他说,他有来自两百多个国家的学生;
他说,每个学期他都会组织学生去周边国家游历;
他说,他的学生毕业时护照都被印满了。

比起在村里自闭学习,走更多的路,见更多的人是不是我更想要的生活?我马不停蹄地点开了每一个页面—我想要知道他的一切。

“你在看什么,笑成这样?”同学的声音把我拉回了现实。我一愣,“康奈尔官网,”我顺顺溜溜地撒了个谎。

就这样,我精神出轨了。

纷纷扰扰的情锁,缠绕着一个我

可我为什么还在对所有人说着,我要上康奈尔?我克制着,克制着自己的情意,任凭它在心中疯长蔓延。终于,在我梦到自己被NYUAD录取,笑着醒来的那个清晨,我意识到,我必须和升学指导谈一谈了

升学指导:

“你看上他什么了?”
“我看上他的钱……啊不,我是说,global education.”
“那你拿他当备胎吧,你成绩肯定够……”
不,我ED卖身契。”

升学指导:


“我……喜欢上他了,”

升学指导看劝说无果,便撂下一句话:“因为你一直说要ED康奈尔,现在全年级只有你一个人ED,以往每年都是录一个ED的,你要是换ED,马上就会有很多人来ED康奈尔,之后你就没有后悔药了。”他犹豫了一下,继续说道:“我在这里干了很多年了,我发现每年录康奈尔的学生都有一种气质……你就有这种气质……”

心跳似乎漏了一拍,我的指甲嵌进了掌心。

我的眼前,又出现那片湖光山色,山峦、瀑布、钟楼、樱花……我朝思暮想的风景离我咫尺之遥,我却要中途逃亡?

“我再想想……”我说完,便仓皇逃开。

想做你的疯女孩
摘下眼镜放下乖

一连几天,我失去了所有的生命力,像一株见不到阳光的植物在角落里腐朽。我茶饭不思,耳机里循环着悲伤的情歌,不知道的估计还以为是失恋了。

同学们开始蠢蠢欲动,变着花样想要套我的话;老师们则忧心忡忡,分头做我的思想工作。

“其实你也可以折中一下,ED康奈尔,EA阿布扎比,康奈尔拒了你再ED2阿布扎比。毕竟ED是用来冲一冲的,阿布扎比就有点……”

“那要是康奈尔录了我呢?”我脱口而出,连我自己都惊讶了。

“你疯球了???你当年为了康奈尔……”

一瞬间,我想起了这三年我为了康奈尔付出的种种—I feel like my life is flashing by,我看到自己张扬热烈的眼神,看到自己穿过岁月的迷雾,一路披荆斩棘而来……或许他是对的,我一直是这样为爱痴狂的疯子;也许,是听不到音乐的人,才觉得跳舞的人是疯子

Here I am, standing at the eye of a tornado, seeing nothing but my life swirling all around me.就在这一刻,我看清了自己的内心。

And I always let my heart decide the way.

两个星期后,我接到了candidate weekend的邀请;又过了两个星期,我踏上了阿联酋的土地。

一切都太快了,我几乎分不清现实和梦幻。

但我不再惊慌。我全心全意地,在自己热爱的世界里闪闪发光:沙漠晚会、卢浮宫、bazaar,还有你能想象到的所有的肤色和口音,汇织成了一个五光十色的理想国。等我四天后重新回到学校时,仿佛从一场大梦中醒来。

三天后,NYU放榜,网页上,是最大号的“Welcome Home.

纽约大学阿布扎比分校全奖录取的故事,一场青春狗血爱情大戏,就这样落下了帷幕。

推荐阅读

👉成功拿到纽约大学的offer,只因我在活动和文书上做了这件事-NYU录取标准是什么?

👉“理工直男”MIT,”体育健将”斯坦福,”富家子弟”NYU,你的梦校是什么标签?_盘点美国大学的“人设”

👉在承受UCB/Umich/USC/UPenn四连拒打击之后,我终于收到NYU的offer-如何在申请季保持良好的心态

👉拿到纽约大学社会学的offer,我在文书和活动上作对了什么事?我的SAT多少分?-NYU本科录取案例分享

 


2020最新美国大学地图免费领取!

覆盖美国综合大学TOP100和文理学院TOP50

精准标注位置,涵盖学校核心录取数据

添加客服并发送关键字「地图」

即可免费领取印刷级高清电子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