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来自C同学的一篇投稿,首先很感谢ta勇敢地将故事分享出来。

在成长的道路上,我们或多或少总会遇到那些想要深深隐藏,不愿回想的一些不幸。但,当我们勇敢面对那个巨大而黑暗的大怪兽后,迎接我们的就是涅槃后全新的一个自己。

那些没能杀死你的,都能使你变得更强大。”那就跟小编一起,听听C同学是如何在美高经历校园bully最后战胜它的吧~

另外,如果你在留学或是申请过程中有所感悟,欢迎在评论区回复「创作计划」上车,与大家一起分享哦!

灰色而昏暗的记忆碎片

命运不一定公平,可我也曾花了很久很久的时间去思考为什么偏偏是我被欺负,怎么会是我?

其实在国内的时候,我和班里同学关系都很好,课间会互相开玩笑,课后或者放假也会一起约着去没什么人的星巴克或者学校旁边的赛百味一起拿起作业或者课外题自习。在高一,我的成绩也不错,一切都挺好的

可当家里人决定将我送去美国读高中后,一切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刚到我们高中的时候,我很不适应。课程模式和国内完全不一样,英语也没有那么好,他们一说快我就容易走神,跟不上。老师上课也是,感觉一节课下来仿佛就只听懂了几个简单的词,课堂上的知识都是碎片的形式一片片填充进我的脑子里

所以,你们能想到,当时我的GPA理所应当的——没眼看图片。但好在我没有自暴自弃,一直努力学习,不断地调整方式,最后在我去美国的第二个学期,成绩开始突飞猛进。可相应的,我受到了来自同学的“白眼”。

可能是因为我沉迷学习和一开始的语言不通,形成了天然隔阂的条件,我理所当然地成为了那个圈子中的outsider。又可能是因为不同的肤色,不同的身材。我经常会听到他们在背后叫我小孩子,说我这么瘦一定是吃了狗肉或者猫肉的惩罚,或者故意“不小心”地撞倒我,在我书包里放各种节肢动物,毁坏我的作业等。

还有些女孩子,故意来和我做朋友,我当时也挺naive的,我以为她们是真的看不惯我被bully,但后来被她们背后捅刀的时候,我只感受到更难过更难过的一个事实——只有我我是不被喜欢的那个小孩儿

现在说来,也挺幼稚和小儿科的。但在当时,那个环境下,我仿佛被所有人遗弃。我说什么话都会被直接忽视,可他们又不安心让我干脆只当一个透明人好好学习。他们将自己拥有的恶意、负能量都一股脑儿的发泄在我身上,一开始,我真的很害怕,很无助

当时住在寄宿家庭,住家虽然对我不错,但是也没跟她熟到可以倾诉的地步。父母远在中国,他们花那么多钱送我来读书,我不想因为这种人际关系去让他们担心。再者,他们知道了应该也无能为力

所以一切的难过,我都选择了自己一个人承担。那一段时间,在我记忆里都是完全灰暗蒙上阴影的回忆。我永远不知道,第二天等待我的“意外情况”会有多少。而且bully这个事情,是一些人起了这个头,不管剩下的其他人是不是本来讨厌你,对你有敌意的,最终都会在那个只有你被欺负被忽视被排除在外的环境下开始讨厌你,回避你

也许用文字,很难描述出那时候的感受,可那时候的我,感受到的是从所未有的孤独。为什么只有我一个人被大家攻击呢?

迫不得已的Gap

每天需要应对他们的各式花招,花了我太多精力。当时的我几乎没有办法去考虑任何别的东西,包括学习。GPA也直线骤降,我发现我无法正常应对学习和生活了。My life was totally in a mess.

最后是住家发现了我每天的不对劲,她找我促膝长谈了一个晚上,她跟我说:”You need to fight for yourself and fu*k them up, so that they could see your power.”当时我并没有immediately感受到这句话的正确性,虽然我很感谢她尝试帮助我,但我仍认为她无法完全感受到我的痛苦。

反抗?我能怎么反抗?一个人对抗那么多人吗?

那时,我选择了落荒而逃。我跟父母编了个理由,说想更好地适应学习然后转去一个比现在更好的学校,所以想gap一年,好好准备。但实际上,那一年我都在各种google查不同的paper和别人的故事,上Quora看YouTube尝试找到应对bully的方法

虽然我选择了逃跑,但我仍希望如果下一次遇到这个事情,我可以战胜它。最终,我找到了了两个办法。要么就是走极端,他们怎么欺负我我怎么欺负回去,这需要体力和战斗力与bully的那个起头人均衡,需要比他们更狠,但这么做在国外也很危险,万一不小心因为反击而被退学会很麻烦

要么就是第二种方式,尽量不受他们影响,主动选择换一个环境,以新的心态开始生活

其实被bully对我心理上的影响是非常严重的,当时我会陷入不断的自我否定中,我自卑,不只是感叹命运对我的不公平。也会不断地思考,如果只有我被欺凌,会不会真的是我的问题,我应该再外向一些,更自信一些,是不是我不够合群,是不是我不能只关注学习。我会这样不断不断地问自己,究竟是哪里做得还不够好

即使当时的我看了很多很多理论,但被bully的阴影和自卑还是伴随了我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道理我都懂,但是真正克服又是另一回事儿了。

Gap的那年,除了不断寻找恢复的办法,我也很渐渐地在Quora和YouTube的评论区,认识了很多新朋友。有专门帮助被霸凌者的学长Kenny,也有同样经历过bully的Laura,还有那些耐心地倾听我故事并给予我安慰温暖又善良的人们

我感觉终于有那么一片地方,是我的归属。在那里,我被接纳,是正常的独立的一个人,不再是吃小动物的怪物,nerd,中国佬那些奇奇怪怪的代号。在那里,我只是我

Think Out Of The Box Of Bully

后来我渐渐走出来自我怀疑的怪圈,在gap快结束的时候做好了迎接新生活的准备。如果现在你问我,到底如何走出被霸凌的阴影。我觉得,也许最重要的就是我们应该跳出那个被bully的标签。要从心里坚信,自己无罪,不是活该被欺负的。

在转到新的学校后,我告诉自己,一切都是新的开始,现在我英语也好了很多,新学校里大家也都不知道我被bully过的事情。我也不断地暗示自己,根本没有任何错,然后在新学校除了好好学习,我还努力参加各种社团活动,去社交去努力加入他们平时会做的事情。

这招很管用,在新学校的我逐渐越来越开朗,身边也有了可以一起学习一起玩闹的真心朋友,与曾经被bully被排挤的我,判若两人

后来我不断思考我之所以能克服的原因,除了相信自己去除标签的这个行为,其实更深层次的还是因为我精神上的力量变强了。住家的话渐渐在我脑海越来越清晰,或许一开始我只在第一层,而她想表达的是第五层。她说的figh也许并不单指物理上的反抗,也许更重要的是精神上的力量。

我们可以不动手,但是态度不能过于软弱。我们可以在言语或者肢体语言面部表情上,大胆地表达我们的不满。我回想起好几个片段,包括曾经日复一日甚至变本加厉的欺凌,也许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我本能地想避免冲突,甚至是害怕冲突。所以我一遍遍地回避,给予他们更加过分的空间。

如果我没有在内心上支棱起来,没有跳出自我否定的死循环,就是换五个十个环境,我也依然极大可能还是被欺负的那一个。群体就是一个很微妙的存在,你越软弱越采取回避的态度,他们越能敏锐的发现你的弱点,然后自私恶毒地攻击你,毫无理由地。

所以,如果你或者你身边的人遇到了和曾经的我一样的事情,在我们无法物理上直接对抗时,换个环境换个心态,会有不一样的开始。总之,希望我们人生所有的低谷,都能被克服,最终迎来的是璀璨的阳光,和闪耀的星河。

推荐阅读

👉北美留学故事:躲在面具里哭的那个女孩子,从不自信到自我救赎,其实很简单!

👉留学故事,我们都在各自的留学经历中成长

👉我不是一定要回国,只是希望家里能留一盏灯

👉美国留学我花了一个gap year,从“全聚德”闯入梦校-Gap Year的利弊谈

👉申请故事 || 拿大奖无数,但梦校没有对我说yes

 


为了帮助大家找到最适合自己的课外活动,我们邀请了50位参加过各式课外活动的美本申请同学分享他们的活动体验,包括科研、竞赛、夏校、DIY活动等等。活动体验实录均选自最近一届申请生的亲身经历,从参加活动的初衷、报名方式、准备过程、准备过程中用到的素材,到对申请有何种程度上的帮助等等,全方位呈现申请中所参与活动的方方面面,希望为接下来的申请生提供最有价值的实操帮助。

印刷级电子版免费赠送

请添加客服马甲微信

并发送关键字「活动手册」即可免费领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