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TD SAT教研组对今年3月北美的SAT考题进行了解析编写,现在无条件分享给各位同学。如果你未来还要参加SAT考试,相信这份解析会对你非常有价值。领取方式见文末。

21年3月SAT北美场使用的卷子,是20年8月多套实验卷中的一套,但只有极少数考生见过这套卷子,所以这是一套新卷。3月26日,购买了QAS(试题和正确答案)服务的考生,就看到了这张卷子 。

想要领取2021年3月北美SAT真题和答案解析的同学,请直接滑至文末进行领取~

SAT真题及答案解析

以下是TD SAT教研组对这套卷子的点评:

2021年3月北美SAT阅读真题

 

阅读点评-熊老师

本次考试阅读部分难度中等(只有伟大文献难度较大,行为科学文章略有难度)。根据TD SAT教研组统计的Curve,阅读部分的curve有容错率,所以这张卷子的阅读部分是比较好得高分的。

Passage 1 小说

节选自美日混血女作家Nina Revoyr的长篇小说《做梦的年代》(The Age of Dreaming)。这篇小说以一位1920年代默片日裔男明星的视角,小说以第一人称叙述,静静地回忆1920年代到1960年代洛杉矶城市的兴衰和电影圈的梦幻时光。这是一部融合了悬疑、爱情等元素的当代历史小说佳作,在美国的读书大众点评网站goodreads上得分3.73(满分5分),值得一读

出了两道词汇题,一个是I gestured to convey my anguish里的convey,应该选communicate;另一个是primitive,应该选basic

现在回头看,我们早些年干的活是很基础的。我演的头两部电影,所有是室内场景都是在室外布的景,用帆布挡住阳光。现在那部最早的电影的拷贝已经都找不到了,不过如果你找到,会发现本来拍的是室内办公室的场景,但是办公桌上的纸却自己会动,那是因为是在户外拍的,被风吹的。

有影子乱动,那就是帆布的影子。那时候没有灯光技术,只能靠日光,所以我们只能中午拍,到了下午,人的影子就会太长,就不能拍了。有一次五月末判断意外天变得很热,同时就去找了一大块冰来,然后后面放个电扇对着冰吹。下雨天就拍不了了。条件艰苦,但是大家劲头都很足。我们干活干得很有乐趣,我赚了蛮多钱,自己都觉得难以理解。

在拍这两部戏的时候,花子(Hanako)给了我很多指导。记得有一天她用日语对我说:“电影和戏剧不一样,戏剧是现场有观众看的,你要考虑坐最后一排的观众,派电影你只要考虑镜头就行了。你只有一个观众,就是镜头。”还有一次,我的表演可能太保守了。花子说:“我们现在是拍默片,所以我们不能用语言表达。就像哑剧一样,你要学会用身体、表情、眼睛来表演。”

我按花子的指导做了,果然有进步。花子对其他演员、道具的建议也让电影有改善。从一个戏剧演员转型成电影演员,比我想象得要难。当时,很多戏剧演员对电影这种新艺术形式,比较鄙视,所以自然没有成功转型为电影演员。而还有些不鄙视电影,愿意努力转型的,却也没有成功。

有时候我和花子会去爬山,一路美景令人陶醉。又有一天,我提到一个有名的男演员,花子说他只会给电影杂志拍封面,不是一个真正的演员。我问花子为什么这样说。花子说他演什么不像什么,不管在哪部电影里,他都是一个样。演员必须有内在的东西,才能演好一个角色。“你的才能有十分,他的才能只有一两分”。花子这样夸我。我暗中感到高兴。

Passage 2 行为科学

讲通过一个新颖的实验证明了,新闻媒体确实对公共舆论会产生影响。其中第16题考查实验设计的方式比较新颖:最常见的实验设计题一般是明确告诉考生,为了排除**的可能,实验设计时做了什么?而这一次也不明确说实验设计做了什么,直接问考生,实验设计排除了什么可能?没有设配套寻证题,反而增加了题目难度。词汇题考了一个动词短语,interfere with,应该选modify。文章带两个图。

评估新闻媒体对人们到底有没有影响,有多大影响,其实是一件很棘手(tricky)的事。一方面,在给大众读了某条新闻后,研究人员不能到人家家里去听人们在客厅聊天,看他们受没受到该条新闻的影响;另一方面,各家新闻媒体也不愿研究人员在他们要发布的新闻里面掺东西(所以想给人们投喂新闻难,想通过听人们对新闻的反馈来看新闻对人们的影响,也难)。

哈佛大学的Gary King带领很多研究人员组成了一个团队,花了五年时间,终于让48家新闻媒体同意配合来搞一次实验。研究人员仿照医药实验设置用药组和对照组(即不用药组)的方法,让48家新闻媒体对公众统一传播同一套关于某一话题的新闻包一个礼拜(这个礼拜是“用药礼拜”,treatment week),然后下一个礼拜统一停止传播这个新闻包(这个礼拜就是“对照礼拜”,control week)。然后同时看整个推特平台上人们的发言,结果表明,在“用药礼拜”,从该新闻包开始传播到之后的五天内,关于该话题的发言量确实增加了,且发言所表达的观点往新闻包的观点偏转了大概2.3%。这就证明新闻媒体对公众舆论(人们的观点)确实是有影响的。

实验以两个礼拜为1波,一共做了35波。研究人员在设计实验时,采取了两个措施,以防大众感觉出来其实自己看到的新闻是被人manipulated过的新闻包。一是话题由48家新闻媒体自己选,新闻包内的具体新闻,也允许48家新闻媒体自选,只是选定了话题后,这个礼拜之内就不能再传播其他话题的内容,这样可以防止人们看到的新闻完全一样(第25行到第35行);二是1波实验中的两个礼拜,哪个礼拜传播新闻,哪个礼拜不传播,扔硬币决定,这样可以防止人们发现新闻热点的出现有时间规律,不正常(第38行到第40行)。

最后有一位经济学家指出,因为美国只有20%的人用推特,其他80%的美国人是不用推特的。所以严格来说,该实验只能证明新闻媒体对社交媒体上的公众舆论是有影响的,没法证明新闻媒体对其他公众舆论(比如人们在家庭聚会时的舆论等)有没有影响。Gary King略略反驳了一下,说一般喜欢在推特上发言的人其实可以代表最喜欢在各种公众场合发言的人,所以对推特上的发言的研究,还是能表明新闻媒体的影响力的

Passage 3 自然科学

讲我们不能因为蜜蜂大脑体积小,就认为它完全没有思维能力。文章简单,带两个图。其中第二个图是比较少见的“堆积柱状图”(stacked histogram )。

人们通常认为蜜蜂是没有什么脑子的小动物,只会靠本能采花粉、酿蜂蜜。但之前多项科学研究分别表明,实际上大黄蜂和蜜蜂会数数、有能力在复杂环境中找到方向、甚至有类似喜怒哀乐的感情行为

最近又有一些研究,更深入研究了蜜蜂的认知能力。实验方法是训练蜜蜂拉绳子或推盖子来获取食物,但这些动作毕竟和蜜蜂日常生活自己找食物的行为有些类似,不足以证明它们有什么特别优异的认知能力。所以我们的研究团队又设计了一个实验,让蜜蜂做它们在大自然中绝不会做的事——“带球射门得分”。

实验方法是,想找一个塑料的假蜜蜂,然后用一个透明棍子控制这个塑料蜜蜂把一个小球推到桌面球场中央的一点,球一触碰到那个点,糖水露出来,然后让假蜜蜂假装吃糖水。整个过程故意让几只活蜜蜂在旁边目睹,看了几次后,让这些或蜜蜂上场,结果它们全都学会了把小球推到中央那个点,让糖水露出来,吃到糖水。

为了搞清楚蜜蜂的学习能力,再做一组实验。把蜜蜂分三组,第一组,让它们看刚刚学会运球得蜜的蜜蜂推小球获得糖水。第二组,让它们看小球自己移动到中央(利用桌面底下的磁铁),让糖水露出来。第三组,什么都不让它们看。

第一组,全都学会了。第二组,有部分学会了。第三组,自然什么都没学会。

此外,还发现,桌上摆三个球的时候,蜜蜂总是会选离“球门”最近的那个球开始带球。这个是不需要其他蜜蜂示范,蜜蜂自己就能搞明白的。

我们这个小实验的意义是什么呢?之前认为动物的大脑,越是接近人类大脑的,就越聪明,昆虫因为脑袋体积太小,所以一般认为它们是没有复杂认知能力的。我们的实验表明,不能完全以大脑体积去判断大脑是简单还是复杂。

由于野花数量减少等原因,全世界的蜜蜂总数量一直在下降,在知道蜜蜂原来这么聪明后,也许我们应该花更多力气保护这种小动物。

Passage 4 伟大文献

节选自废奴主义者Paul Thomas在1841年2月19日发表的一篇演说。文章写作年代早,语言难度大。第二自然段第21行到第45行,是一个长达20多行,共300多个单词的超长句,很多考生表示没看懂(TD SAT教研组会把这个句子的详解增补进原《TD SAT长难句》)。由于作者在文章中使用了vassalage(家臣仆从)、traducer(诽谤者)、quixotism(不切实际的)、fain(乐意地)、pelting(盛怒)、pander(迎合)、bridle(束缚)、shaft(箭杆)、buckler(小圆盾)、anon(不久后)、unscathed(未受损的)等生僻词,还有莎士比亚才认识的durst(dare的古体过去分词),所以有的考生隔空开玩笑骂作者:“Paul Thomas,你说你这算什么本事?有种你写文章不要一边写一边查thesaurus”。

我经常问自己,我们的后代会怎样看我们废奴主义者现在卷入的这场奇怪纷争。我们一次又一次在报纸上写文章,集会发表演说,为什么证明什么呢?只是为了证明一个人只能让自己当自己的主人,不应该由另一个人来当他的主人。这本来是天经地义、不需要证明的事情。我们居然还要证明这种不需要证明的事,这说明现在那些反对我们的人,心智已经被偏见占据,处于一种家臣奴仆(vassalage)的愚昧状态。

在历史上,曾经存在愚昧的宗教裁判所,把伽利略投入监狱,逼他收回自己说的那些真话。在历史上,曾经有很多个时代,都发生过这样的事:有些保守派因为成见和私利,非常顽固(with tenacity)地一直欺骗民众,阻挡进步的道路,剪去天才的翅膀,阻挡真理。很多进步人士的能量被这些人夺去,活动的范围被这些保守派限制。勇敢的进步人士(reformers)用巨大的能量与其所在时代的保守邪恶斗争,遇到保守派的强烈抵抗,经过长时间的艰苦(arduous)斗争,才实现了改良。

所以,类比推理使我们有理由相信,我们废奴主义者陷入我们正处于其中的斗争,也是很正常的事。我们正在进行的这一斗争的特点和激烈程度,和历史上那些改良者和保守派进行的多次斗争的特点和激烈程度,是近似的(not so dissimilar)。我们知道,我们面临的斗争也将是长期艰苦的,但是最后也一定会取得胜利。

我们要使奴隶获得自由,他们做人的权利和压迫他们的人(奴隶主)是相同的。大家都是比天使低一档的人,而不是奴隶主比天使低一档,奴隶比奴隶主再低几档。

道德领域的革命中,往往会出现各色人等,表现出各色情感 。会出现一些革命者,他们热情、勇敢,也会出现一些保守派,他们不信任革命者、怕革命者、听到革命者说的某句话就吓得打抖、抱怨革命者是极端主义者。现在进行的这场道德领域的革命,也不例外。

仅仅在五年前,在废奴不废奴这个事上,还是保守派占上风,全美还笼罩在黑暗阴郁的气氛中(a gloom in the atmosphere)。多亏了一个人,就是威廉·劳埃德·加里森(著名废奴主义者,他的文章也可能会被SAT别的卷子拿去出题),他挺身而出,带领我们在过去五年力挽狂澜,把废奴主义事业推进了一大步。加里森先生的伟大,有目共睹,不用我来再写一个eulogy来赞颂。

改革者要完成的任务绝不是令人愉快的。在斗争的过程中,改革者的行动会触碰到看不到的隐藏的机关;往往会同时(at once, 出了一道词汇题,应该选simultaneously)受到赞扬和辱骂。改革者要取得成功,有蛮多是靠运气,但更多还是靠他自己。诽谤者诽谤他的时候,他必须自己举证来证明自己的确保。历史上所有的改革者多多少少都要受些迫害,当下美国的废奴主义者受到的迫害尤其多。

Passage 5 自然科学(双篇)

常见的天文学题材,略有难度。双篇综合题照例分别问了双篇之异和双篇之同,但是并不难,在两篇文章中的证据都比较好找。出了一道词汇题give up,应该选reveal

第一篇文章是讲:通行的行星形成理论认为,由于引力相互作用等原因,某些行星可能会从其母系统中弹出(不再绕着恒星转)。这些行星被称为流浪行星(rogue planets或free floating planets)。2006年,一位叫David Bennett的科学家和同事做了一项对流浪行星进行“人口普查”的研究,发现了10个质量和木星差不多的流浪行星。Bennett据此估计,银河系中,质量和木星差不多的流浪行星的总数量是恒星总数量的两倍。此外,虽然这次研究无法探测到质量低于木星的流浪行星,但是由于个子小的行星比个子大的行星更容易被甩出轨道变成流浪行星,所以科学家们估计,质量和地球差不多的小个子流浪行星的数量比质量和木星差不多的大个子流浪行星还要多。

以前早就发现了少量质量是木星三倍以上的流浪行星,但科学家们也不确定这些家伙到到底是流浪行星还是褐矮星。因为最大的流浪行星的体积正好和最小的褐矮星差不多。

第二篇文章是讲2011年,又有一位叫Mroz的科学家和同事用微引力透镜技术,在行星、地球和恒星成一线时,可以观测到平时看不到的行星,测算出木星大小的流浪行星的数量是恒星数量的0.25倍,这个结论和2006年研究的结论形成了尖锐的反差。

参与2006年研究的Bennett承认,确实没有那么多木星大小的流浪行星,之前的结论显得不太严谨、有瑕疵,因为之前的研究可能是把一些褐矮星误当成体积较大(木星大小)的流浪行星了。

注:星际行星,又称为流浪行星、游牧行星、自由浮动行星、孤儿行星、孤独行星。
( interstellar, nomad, rogue, free-floating, unbound, orphan, wandering, starless, or sunless planet)
粗略地说是不绕任何恒星公转的行星、只围绕星系公转的行星。

2021年3月北美SAT语法真题

语法点评-Ada老师

语法部分主要涉及的考点有:

名词的单复数及所有格

要求在individuals’ motives 和 individual’s motives中选一个。名词的单复数一般适合所有格合在一起考察的,此时可以先判断所有格,这里想表达“个体的动机”,所以“个体”后面应该加一个所有格,排除选项中individual后面不带撇的选项,剩下individuals’ motives 和 individual’s motives,此时需要看individual前面有没有冠词,比如an或者the之类的。

如果以上都没有,那么应该选复数的individuals,此题大概率是选individuals’ motives(不同的人加起来有很多的动机,所以motives也是复数。)

词义辨析

涉及enhancing, exalting和embellishing这几个词的辨析。一般来说词义辨析是同学们比较害怕的题目,但这次语法题中的词义辨析还好,基本上都是同学们认识的词。

enhance是“提高”(to increase or further improve the good quality, value or status of sb/sth)

exalt是“提拔;表扬”(to make sb rise to a higher rank or position;to praise sb/sth very much)

embellish是“装饰;润色”( to make sth more beautiful by adding decorations to it;to make a story more interesting by adding details that are not always true)

增减句子

在一篇讲工作场所dress code的文章中,问到了“Only 18% wanted a more formal dress code”这句话该增还是减。这道增减句子题不光要求support原文,还要求符合图表,但是话又说回来,即不光要求符合图表,还要support原文,所以二者缺一不可。如果同学们在作者道题的时候只去图表数据中找印证,而没看原文,那么是很容易选错的。

而且,一般来说这种同时要求符合图表的增减句子题,比较快速的做法是先看原文,只要符合原文,大概率是符合图表的,那么这个时候其实已经可以选了,不放心的话,时间来得及就再去图表印证下。这道题的这句话就是要增的,因为它support了前文的argument(前文的论点是people don’t like dress codes)。

主谓一致

主谓一致基本上是每套试卷的必考题,而且这类题很容易一不小心就去用时态去做,其实所有的时态题在做之前都应当先考虑一下主谓一致,因为主谓一致的判断比时态快,一旦主谓一致判断出来,大概率是不需要再看时态的,是可以直接选答案的,比如这次考到了一个单数的主语,问后面的谓语是用“are illuminating”还是“illuminates”,那么答案显然是后者。

2021年3月北美SAT数学真题

数学点评-刘明奇老师

本次北美SAT考试数学部分总体难度不大, 大家在备考过程中经常遇到的考点,如:线性方程、方程组、解不等式组、指数模型、概率、数据统计,圆的方程、全等三角形等,依然是本次考试重点考察的知识。

在本次考试中考到了这样的问题:A,B两组数据的平均值作比较,其中一组存在较大的outlier,问A,B两组数据谁的平均值更大一些?

除此以外,在统计部分中也考察了大家而非常熟悉的boxplot,有一道题目是问Greek median和Roman median谁更大,我们知道在boxplot中可以直接看出median的数值,因此直接比较大小即可。

同时在不等式组的考点中有这样一道题,选项中哪一个点能够满足y>4x 和 y <-x,类似这样的问题我们可以直接从选项入手带入到题干的不等式中验证。

除了上述题目之外,在同学之中讨论比较多的还有一个elephant lifespan的问题,在这道题目的题干后面没有明确写出保留到小数点后几位,因此有一些同学会不确定究竟需要保留几位小数。但实际上在试卷的direction部分已经明确告诉了我们类似的结果应该如何涂卡。上考场之前,记得先熟悉数学答题卡的涂法哦~

虽然本次考试总体难度不大,但我们可以猜到数学部分的curve应该会比较严格,容易马虎出错的同学会在上面吃亏。


2021年3月北美SAT真题解析领取方式

请扫码添加TD客服微信

并发送关键字SAT真题

即可免费无条件领取真题答案解析!

SAT真题